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08)

传送门:0001020304050607、08

*轻松日常向。闷骚醋王教师汪叽X撩汉狂魔作家WIFI.(暫代老師)

*感谢各路豪杰大方推荐和心与转载!啾咪+么么哒!

*其实避尘X陈情就是原作里的忘羡啦,大家没对Lofer短文发表意见我好方233333虽然说看著名字有点违和感且设定稍有不同,但本质是他们两个没错......


 

 

08.

 

「好啊,蓝湛,你一点也不疼我。」

 

病房里传来争执声,两个护士对看一眼,生怕动起手来,赶紧去找了医生。

 

医院里一向少不了摩擦,不论是医生还是病人。几个人紧张兮兮地赶来房门前,先是聆听房内动静,再小声讨论是否该叩门而入。

 

等了半天,都不见被骂的人有何回音,似乎只有一人单方面地抱怨,医生才率众开门进来,才走入一步,就顿住。


病床上的人哪有什么生气的模样,半长的发披散,正仰着头,跟疑似刚才自己正在骂的人以进食器官相接,并且双方肢体正在进行摩擦力的相互作用。

 

女护士最先反应过来,小声地责备医师道:「你刚才忘记敲门了!」

 

再抬起头,那两个人已经看过来,一个似笑非笑,一个冷若冰霜,还维持着一站一坐的搂抱姿势,眼角都是不可言说的暧昧情态。

 

医生咳了一声,随即恢复状态上前说声打扰了,开始为床上的青年做检查。

 

过程中,眼神冰冷的男人看着自己的恋人,竟然和刚刚判若两人似的,温柔得彷佛能掐出水来,虽然,他的面部仍然没有多大变化。

 

检查完,冷面男替床上人拢好衣衫,用手指梳理他半长的发,绕到他身后替他扎小马尾,被服务的人还在翘着嘴抱怨。

 

「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情侣其中之一生病住院,另一个人就应该好好照顾他,守在他旁边,让他醒来就能看到自己。」床上人眉目俊秀清朗,即使在撒泼也不显恶态,清澈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反倒像是在调情。「你为什么要走啊!」

 

冷面男理好床被,按了控制器把病床上半部斜升起来,床上人忿忿往后一倚,正好靠到立起的病床,他抱着手继续道:「你看看这伙食,唉!这儿不是医院吗?我还以为住进了道观呢!」

 

冷面男虽然看着冷淡,却一声不响地照顾他,听他抱怨,时不时或点头或嗯一声,彷佛学生认真听讲似的,听他说伙食,又帮他把病床桌子滑过来,上面放着医院内部送来的餐盒。

 

床上人咬了一口色彩平淡的菜色,表情痛苦得夸张,有意无意看那冷面男一眼,又夹了一撮菜叼在嘴里,「你吃吃看,味道能淡出鸟来!」

 

冷面男从善如流,把菜啣走,口贴口在床上人面前嚼了一会。「嗯。」

 

「蓝湛,我在水里那么冷,你就不会替我暖暖!」

 

蓝姓冷面男托住他的脸,摩娑了一阵:「如何。」

 

「不够暖!」

 

蓝姓冷面男索性抱住他,双手力道均匀地替他擦按背部。「如何。」

 

「这样舒服……不、不对,蓝湛!」

 

「嗯。」

 

他眼巴巴地盯着他,眸子浮上水光,「你不要走好不好啊?」

 

蓝姓冷面男想了半晌,「……好。」

 

护士们总算收拾完器材,眼睛很疼的摸摸鼻子走了。

 

妈呀!男男恋,还都是帅哥!那冷面男除了脸硬了些,面貌真是一等一的好,若不是刚才他们抱在一起都看不到脸了,真真想待久一点,可恨,刚才怎么就忘带手机呢?

 

门被关上之后,魏无羡又垂头丧气道:「刚才那样是逗你玩的,工作是工作,你怎么就答应了。」

 

「我向学校请假。」蓝湛把下巴放在魏无羡头顶,双手仍然摩娑着他的背部,就和那天把魏无羡救上来时一样,彷佛他还在冷,必须温暖他。

 

「除了昨天出事的几个人暂时休息了,毕业旅行还没结束呢!这可是孩子们初中唯一一次的毕业旅行啊!B班的孩子还巴巴等着你回去呢,请什么假?别请了。」魏无羡蹭蹭蓝忘机的胸膛,听他的心跳,跟脸上表情完全不一致,快得很。

 

昨天蓝忘机真是经历了此生最惊心动魄的一夜,他当然是不想走的,可责任摆在那儿,魏无羡又已经无事,他实在也该回到岗位上。

 

蓝忘机看着桌上寡淡无趣的菜色,垂眼问道:「想吃什么?」

 

魏无羡:「麻辣兔肉!」

 

立刻他就感觉抱着他的蓝忘机手臂一吋一吋僵硬,才得逞地笑道:「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捏了捏眉心:「你曾窒息过,幸亏抢救及时,气管肺部可能损伤,这阵子……还是不要吃辣了。」

 

魏无羡眨眨眼睛,「行啊不吃辣。那吃不辣的三杯兔肉好不好?你去替我买。」

 

蓝忘机扶额,魏无羡抚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逗你了,知道蓝二哥哥对我好,就算不吃兔肉也一定会帮我买的。可我是什么人啊?好男人!所以怎么可能舍得让你买呢?我让江澄替我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掐了一把他的肩膀:「魏婴!」

 

「哎唷!蓝二哥哥好好说话啊!做什么动手动脚的!」

 

蓝忘机终于堵住了他的嘴。

 

医院离他们毕业旅行住的旅馆近,蓝忘机替他把行李搬过来后,就回去继续工作了,两人依依不舍地唇齿缠绵好一阵子才终于告别。例行检查的医生护士们很欣慰。

 

其实对于蓝湛就是蓝忘机这点,魏无羡还没有将两者合而为一的实感,脑子里还晕呼呼的,可是对于他的拥抱却又感到无比安心,好像他们生来就该如此,更不存在什么彼此性别相同的疑虑。

 

那天溺水的时候,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的,蓝湛的那声呼喊他也听到了。就在将要被水冲走的时候,他突然来了力气,把心一横,扒紧溪流中一块岩石,把脚给插进岩石缝中,这才勉强止住被往下冲的身子。也因此,他的腿伤比呛水的后遗症还要严重。


当时,他自认水性极好,却也因此而太过大意,拽了两个被水草困住的女孩在水中游,一不小心身处暗流近侧而不自知,千钧一发只得把她们推到水流平缓的地方,自己被卷得头昏眼花,在眼前一黑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嘴里唯一想喊的是蓝湛,脑里浮现的是蓝忘机。

 

啊,原来这就是喜欢。他想。

 

好在蓝忘机真的来救他了,好在他还活着。

 

怎么他身边的蓝忘机就刚好是蓝湛呢?

 

何其有幸。

 

 

 

 

在床上滚了一天,魏无羡打开Lofer,果然蓝湛还是没解除黑单。其实事到如今解不解除已经无所谓了,但每天检查已经是例行公事,习惯既已养成,就难再改。可到底为什么都这样了他还不解开呢?他两人打从私信开始他就觉得蓝湛似乎不讨厌自己,告白时他也响应了,可是,蓝忘机究竟喜欢自己什么呢?

 

魏无羡向来没心没肺,若不是自己对蓝忘机也有意思,他是永远也不会发现对方可能含有这种心思的。

 

他打开Lofer,发现蓝湛居然在毕业旅行出发前更新过《问灵》,之后魏无羡因为手机网络不好没有发现。居然完结了!

 

※Lofer

 

作者:蓝湛

【魔道祖师/避陈】同人《问灵》11终

 

数九寒天,雪漫人间。

云深之围,迷障如烟。

姑苏城边,魔气冲天。

群魔乱舞,阴风袭面。

 

避尘之言出必行,无人能敌。

当初既言,带他归家,藏入云深,必定成真。

陈情却已有了当初遭围剿之征兆,万鬼蠢蠢欲动,他亦失控。

 

云深不知处众人严阵以待,避尘既要防其鬼怪噬身,又要防多位长辈刀剑无眼,同时,陈情已然疯魔,他只能勉强镇之,气力已然枯竭。

 

十三载以来,他一曲《问灵》已出神入化,甚至连生人魂魄皆可追踪,为的便是无论生死,他都要见到他。

 

如今,天下亦容不下他陈情。

如今,天下仍要置他于死地。

如今,人鬼皆要群起攻他之!

 

可如今,他也已不再是一个人。

 

朔月领在众位长辈之前,道:“你当真执意如此?”

 

避尘深深一揖:“兄长,我意已决。”

 

他灌注全身半数以上修为,助陈情逼出浑身狂躁魔气,用自身灵力修筑他的灵脉,令他躯壳恢复如常。

 

数日之后,陈情悠悠醒转。

 

看着避尘一夕霜雪满头,眼中盈泪,仍勾唇而笑:“二哥哥,你就是太疼我了。”

 

避尘抱紧了他。

 

只道:“乖,不疼了。”

 

……

 

《问灵》终

 

──────────

热度(555) 评论(3) 分享 推荐

晚风宜吟:你他妈想虐死谁!!!!!!!!!!!!!!!!!

蓝湛 回复了 晚风宜吟:此乃苦尽甘来

我真的不知道 回复了 晚风宜吟:你还来?不怕又被删了?首杀现在没人敢抢了都……

 

 

天知道这避尘对陈情有多情深意重啊。魏无羡想。

 

他笔下的人物,他最清楚,冷情冷性的避尘,认定了一人,就死心塌地,而蓝湛写的避尘,比魏无羡自己写的还更入木三分,对陈情的关怀情真意切,却又极其内敛不显,只能从细节中窥得冰山一角,真实得彷佛避尘就是他一样。结尾那句不疼了,既是安慰陈情不痛,也是一句善意的谎言,一语双关。他怎么可能不疼陈情了呢?

 

才过一天,蓝忘机就又回来了,风尘仆仆赶来,身上还有坐过交通工具的味道,一头利落短发微散,比平常那一丝不苟的模样添了点人味。

 

他霜色的眸子瞬间解了冻,上前替睡着的魏无羡掖被角。

 

魏无羡睡得不很踏实,捉住蓝忘机的手当作抱枕拽到怀里不动了,蓝忘机坐在床沿,居然也就着这姿势看魏无羡看到天亮。

 

早上阳光洒入,魏无羡美好的轮廓被勾勒得画像一样,没多久,他眼皮拉开了一条缝。「嗯?蓝湛……」就连着那条手臂的主人一起扯到床上,抱枕瞬间大了好多号。

 

一整晚下来,蓝忘机才发现腿麻了,他躺在床上,把魏无羡歪着的头摆正。

 

又过了一会儿,魏无羡才起床,惊喜道:「蓝湛,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我是在作梦。」

 

蓝忘机调整姿势摸摸他的头,眼睑半阖,低低的嗯了一声。

 

魏无羡即刻上前非礼他,把他的胸襟和脖子都摸了个遍:「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学校授意的。」

 

蓝忘机没说的是,那天知道出事且在旅馆里面鸡飞狗跳的学生们,不约而同都拉开窗帘偷看救援过程,自然非人工呼吸的那一吻也被真切地看到了,他们俩的事情在学生渲染下,一传十、十传百,沸沸扬扬。

 

于是学生们兴奋非常,竟然集体助攻,非要校方让蓝老师请假去照顾魏老师。蓝忘机回去只带了一天的毕业旅行,就被赶回来了。

 

魏无羡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抱了蓝忘机手臂睡了一夜,但蓝忘机却一副闷头不提的样子,心里软到不行,「蓝湛,你怎么就不好好睡一觉再来?」

 

蓝忘机亲他的眼角,没说话。但魏无羡已经自行解读此举为:因为想你。

 

他于是乎道:「蓝二哥哥,我也想你。」

 

两个人抱在一起,暖意加倍,魏无羡又美美地睡去,蓝忘机静静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终于熬不住地闭上眼睛。

 

江澄风风火火地赶来的时候,脚步一停,把炖兔肉和老干妈扔在两人中间,又撞门而出。

 

卧槽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出柜啦,我该怎么跟收养他的老爸交代?在线等,十万火急。




评论(31)
热度(514)
2016-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