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先做后爱.外篇

感受到了上回蓝汪机的丝偷咖行径了吗?收集羡羡手办23333

这次~真的是本篇最后一次炖肉了~~~



先做后爱.外篇  By 月弓



镂有精致花纹的台灯罩颤巍巍地摇晃着,一条修长的影子遮住了这晕黄的光源,不死心地翻转灯罩,像是要测试它还有多少能耐。

喀擦喀擦,灯罩因不堪其扰而发出抗议,摆弄间发出的光晕时而被掩蔽,打在雪白的磁砖地面上就如霓虹灯般闪烁。

蓝忘机本来借那光源在室内唯一一张桌前用电脑,这下不得不去开大灯了。

那条手臂似乎更加不满了,力道大得彷佛要直接扯下那漂亮的灯罩,而手臂的主人正因突如其来的亮光而哀嚎,另一只同样修长的手臂弯在脸前,发出嘟哝声。

「别玩了。」蓝忘机轻声道。

「好无聊啊──」魏无羡总算放过灯罩,在高级旅馆洁白而宽大的双人床上翻滚,把头埋进两个枕头的中间。「好无聊──」

他的声音全闷在里面,「好无聊。」

「啊,好无聊。」

「真的好无聊。」

「啊──」

「只能听到你打键盘的声音。」

「好无聊啊!」

「蓝湛!」

蓝忘机俊秀的脸从笔记本上探出来,「嗯?」手下敲键盘的速度一点也没缓。

「我肚子饿了!你说怎么办!」

他目不斜视地敲打着,十指纤长,动得飞快,像在弹琴似的优雅,「叫客房服务。」

魏无羡却在枕头底下露出没人能看见的笑,「可我不是那种饿。」他伸出手臂,「蓝湛,你来呀──」

敲打键盘的声响有一瞬停了停,而后继续响起来,熟知他打字节奏的魏无羡又是得意的一笑,从床上翻起,抱着两团白枕头,头发乱糟糟地,「嘿!蓝湛。」

「我饿了,快点儿,你舍得我饿吗。」

他在床上迭好枕头,拱着自己的身体,好让房间另一头的蓝忘机能看清楚些,见蓝忘机不理,又把King size的棉被团成一大包,跪趴在上面,左拥右抱两个枕头,回眸一笑。

蓝忘机手指一颤,停顿的时间比刚才久了些,然而很快又恢复原状。



请移驾:

不老歌(下半段)

头条文章(全篇收录)

评论(8)
热度(334)
  1. Alex月弓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