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11下)

完整文章目录:00

*轻松日常向。闷骚醋王教师汪叽X撩汉狂魔作家WIFI.(暫代老師)

*感谢各路豪杰大方推荐和心与转载,評論感謝!啾咪+么么哒!

*完整目录在00章,每次更新我都会补充哦~其他章我就不放啦!

*最近有点无力啊......

*再两章左右完结?

 

 

 

 

蓝启仁和蓝曦臣都宿醉起不了床,蓝忘机只好代这两人去公司上班,魏无羡收到蓝忘机的通知后,一张俊脸都垮下来,今天是暂时见不到他了。他很想问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胸口处被块大石头堵得严实,连喘气都嫌吃力。

 

蓝家的女佣给他送来了午餐,他只吃了一半,窝在房间辗转反侧,埋进蓝忘机的枕头里,整个人都染上了蓝忘机的味道,获得一点点满足。

 

接着,江澄来了电话,魏无羡懒洋洋地接起来,习惯地离话筒远一些,谁知道这回江澄不咆哮了。

 

「你去开电视看看。」江澄的声音意外平静。

 

他蹑手蹑脚下楼,向管家问了电视的位置,来到客厅,老管家贴心地帮他开了大屏幕的电视,转到江澄说的台号。

 

他有点后悔请管家帮忙开电视了。温晁那张油腻得有点恶心的脸在大屏幕上显得巨大,手里拿着一本着作,正笑着在接受主持人的访问。

 

现在正好是提到故事内容的阶段,江澄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来,「是不是觉得哪里熟悉?」

 

魏无羡死死盯着温晁手中那本书,看着他得意地解说故事设定,有些茫然。

 

「魏无羡?」

 

「他这是……抄袭?」

 

「嗯。除了背景和人物设定换过了,内容稍作增修外,整体剧情跟你写的魔道祖师二几乎没有差别。」

 

「这怎么会?这简直是……」

 

「简直是犯罪。」江澄接下他的话,「早说过了吧,你当初把U盘交给出版社,早该料到这个结果。」

 

「但是温宁不是把U盘给我寄回来了吗?」

 

江澄不知道这茬,语气不悦地吭了一声,「温宁?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复制U盘里的东西白痴都知道用不了几分钟。」

 

「U盘不是我特意留下的,里面还有我大学报告呢!当天我只是带着顺便去出版社……江澄,还记得吗?那天你出车祸断了腿,我赶去接你才落下的。」

 

江澄忽然沉默片刻,魏无羡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有些焦虑,正想要说些什么,江澄就先开口了,「总而言之,你不用烦这事。这官司,我替你打,我已经发出律师声明了。」

 

魏无羡这厢脑袋才终于恢复运作,「就你?我还不如自己打呢。」

 

「我倒要看看你学那半瓶水能打什么官司?你还是别在这丢人现眼了,乖乖回去鸡不拉屎的鬼地方作你的老师吧。」江澄啐了一声。「连诉讼法都背不全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好歹也是在江叔叔熏陶下的半瓶水,你不带这样损的吧?我跟你两个一起打官司,胜算也高些啊!」

 

「有什么好胜算不胜算的?我们赢定了!温晁就是个小偷,罪证确凿。」江澄顿了顿,又补充:「我母亲也会帮忙的。」

 

江家是出了名的律政家庭,江枫眠是大检察官,虞紫鸢是律师,江澄遂了母亲也读了法律,魏无羡从小备受影响,以前被处罚就是抄各种条例,被罚得怕了,反而对死板的法律毫无兴趣,一心志在他方,最后读了师范。

 

江澄的母亲在法界素有紫蜘蛛之称,作风泼辣,但凡找到破口必紧咬不放,咄咄逼人不死不休,法庭上一向令对手闻风丧胆。有她帮忙,他们可谓是十拿九稳了,但是魏无羡总觉得心里还是不踏实。

 

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温家游走在法律边缘嚣张至今,全仗着他家有赵逐流这个专门钻法律漏洞、为温家保驾护航的大律师撑腰的关系。

 

「总之你不用管打官司的事了,安心作你的咸鱼去。你在姑苏是吧?我跟兰陵金老板谈过了,他一会儿过去找你。」

 

「啊?等等,金老板?他怎么知道我在姑苏的哪儿?你别叫他来啊!这里可是别人家!」

 

「没事,他跟蓝家熟,知道地方,我还有事先挂了。管好你的嘴别乱说话!」

 

魏无羡抱着头坐在沙发上,整颗心乱成一团,一连说了好几声岂有此理。

 

他高中在网上写魔道祖师一战成名,大学期间又为了写魔道二差点毕不了业,个中甘苦无人知晓,呕心沥血的作品居然就这么被偷了,还偷得这么理直气壮,饶是他一向没心没肺,也不禁火冒三丈。节目里面说,温晁的书销量已经上了全国榜单,还准备拍成电影,这本该是他的成就。

 

 

 

 

来访的是个看上去很干净的人,长着一张端正讨喜的脸,一进门就笑脸盈盈地跟魏无羡握手,他把人领进门,一边还在腹诽自己到底都把蓝湛家当成谁家了啊,还没过门呢……

 

管家乖觉地送来水和点心,魏无羡支着腮打量金家老板,面对八面玲珑的人就是省心,不用自己找话说。

 

「我姓金,金光瑶,兰陵金氏出版社的新领导,魏先生应该已经从江先生那里知道事情了吧?」

 

魏无羡点点头,拿了一块核桃糕放到嘴里。

 

「在出版社就听说过魏先生的事迹,写的小说也好、人也好,聪明机灵、言之有物,既然这样,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魏无羡睨了他一眼,「好啊。」

 

「魏先生一定知道温氏进驻我们出版社之后,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魏无羡感到他话中有话,难得坐直了身子,「知道。」

 

「赵逐流打官司擅卸防备,说实话,我觉得以江氏母子的作风,其实是难以抵挡的,当然并不说他们能力不好,只是一物克一物罢了。所以,为了扳倒温氏,我想请魏先生帮个小忙,还请您不要说出去。」

 

魏无羡不动声色收起笑容,示意他继续。

 

「我想设一个圈套,但这个圈套不能被自己人知道,就连你自己的律师都不能。到时候你家律师可能会暂居劣势,而所有人可能会误以为我是帮着温家的,这样,你还能合作吗?」

 

这有点意思啊。魏无羡微微皱眉,将身子前倾,「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的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听完他的计划,魏无羡觉得实在是天衣无缝,况且,不仅金家,所有的利益也都指向他,他听了觉得没什么不好,也没有需要他插手的地方,就答应了。

 

看来兰陵金氏被温家害得不轻啊。至于为什么金老板要特地来和魏无羡提这事,一来是希望他还能签约给金氏,二来是怕他在江家律师屈居劣势时动用蓝家关系帮忙,怕坏了他的计划,才特地来提个醒。这算盘打得真是精。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跟蓝家过从甚密?他这才第一次来拜见蓝家长辈啊……

 

等到宿醉后脸色苍白的蓝曦臣出现,魏无羡就懂了。

 

金蓝二家家主还真是什么都说。

 

「阿瑶,你这么忙,今天怎么有空来?」蓝曦臣被管家搀扶着坐下,估计是家仆见到熟客才被叫起来的。

 

「有事情和这魏大作家说。曦臣莫非是又宿醉了?怎么平白喝那么多酒?」金光瑶笑咪咪地接下管家的工作,为他添茶水。

 

蓝曦臣弯起眉眼,温润如玉,魏无羡看他笑,就想到了蓝忘机是从来不笑的,现在又见不到他,有些惆怅……

 

「唔,昨晚有点事,喝多了……」蓝曦臣朝魏无羡,不知为什么,魏无羡觉得这眼神好像在怪他似的,「阿瑶,你难得来,我怎么好意思继续躺着。」

 

金光瑶重新坐下,刚才始终虚假的笑容浮现三分真意,「这次是为工作来的,顺便也来见见你这……弟媳?」说着笑了一声,「忘机这次能带魏先生来见你们,我真替你们高兴。也不枉费他这么多年的苦守,总算是修成正果了。」

 

魏无羡蓦地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那些本来已经被他掐灭的猜测,又开始生根疯长。八年前买下的书,八年间的小说收藏……

 

蓝曦臣尴尬地咳了一下,「阿瑶,你怎么在客人面前说这个。」

 

金光瑶的笑容一顿,「怎么,他俩不是都成了么?如今应该算不上外人了吧……」

 

魏无羡天旋地转,「金老板,你说这么多年是什么意思?」

 

金光瑶疑惑,「我什么意思,魏先生你还不明白?你们都在一起了,还说不明白,这可有点伤人啊。」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是真不明白!」

 

蓝曦臣也错愕,雪白的面颊更白了,「你跟他在一起了,难道还什么都不知道吗?」

 

魏无羡站了起来,忍住想冲过去抓他的冲动,「我不知道啊!我之前都以为他是在Lofer网上跟我认识的!然后,刚巧他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话到末了,他也没了底气。

 

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蓝曦臣冷淡下来,一张脸跟蓝忘机更加神似了,「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魏无羡看着他,就彷佛看到了蓝忘机,愧疚爬满心头,像等待审判的罪人。

 

「看来如果我不说,忘机是不会自己告诉你的。」他喝了一口白水,一字字清楚道:「忘机喜欢你,已经有八年了。他为了你,放弃读商转学到你的学校、放弃家里一切优渥的环境,甚至放弃欣赏他的教授们邀约他到欧洲入学的通知,就为了你留在那座乡下的中学校作老师。」

 

「后来他在Lofer上写文章,我也是知道的,偶尔也会去看,知道他黑单了你,但是你发现后,却只一心想让他解除黑单。为了这个,才主动去接近他,我说得对吗?」

 

魏无羡六神无主,讷讷道:「是没错……可是、可是那是因为我很喜欢他的创作,不想被他黑单、被他讨厌啊……」

 

蓝曦臣点头,语气缓了缓,「但是忘机却不是这么想。你那时一天到晚更新都在喊着让他看你,你可知道,忘机更想要的是你去注意他。」

 

魏无羡弯身把手指插进头发,「可是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他为什么、为什么还……」还像个孩子捉住了珍贵的宝物,始终不解放魏无羡躺在黑单的名字。

 

蓝曦臣叹了口气,「你自己想想,你是什么个性、忘机又是什么个性?他是个不善表达也不会流露情绪的人,而你和他完全相反。对他而言,他没有办法了解你的想法,只能用他自己的方法去留住你。他怎么知道,你和他在一起,不是一时兴起?」

 

他一说完,众人都沉默了。

 

魏无羡是真的想撞墙了。如果可以,他真想删掉他所有的文章,并卸除微信,当作他轻佻对蓝湛说的话都不存在。可是,说出的话泼掉的水,他又怎能轻易抹灭?从头到尾,蓝湛对他的态度都是清淡如水,就算来到抱山中学,成了他生活圈的一份子,也不刻意亲近令他为难,只有在微信上才敢表露出一丁点对他的喜欢,而今在一起了,也都是他不表态绝不过分亲近,这样小心翼翼,都是因为怕捉不住他。

 

而他还以为这不过就是动动手指能解决的问题。

 

 

 


评论(28)
热度(407)
2016-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