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11上)

完整文章目录:00

*轻松日常向。闷骚醋王教师汪叽X撩汉狂魔作家WIFI.(暫代老師)

*感谢各路豪杰大方推荐和心与转载,評論感謝!啾咪+么么哒!

*完整目录在00章,每次更新我都会补充哦~其他章我就不放啦!

*忍不住雕细节.....所以这章节长了些,觉得罗嗦提醒我一声......

*现在开始起承转结的转章~~快到时候说拜拜了~~


 

 

11. 

 

蓝氏企业家大业大,蓝曦臣作为领导者,忙得三餐都不正常,假日除了短短的睡眠时间,很少有机会和远从抱山回来的蓝忘机相处。

 

明知道如此,蓝忘机居然还是一通电话就说要带魏无羡回来。

 

大学开始,蓝曦臣就知道弟弟一心欣赏着个写书的作家,还为了他弃商读了师范,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动静,他还以为向来执拗的弟弟总算想通了,谁知道前段时间又放弃国外名校的申请,跑去乡下学校做老师,他起初以为弟弟是因为失恋万念俱灰,哪知道竟是完全相反。

 

而且,蓝曦臣不知道的是,『魏婴』居然是个男的。

 

魏无羡进门后,一切举动亲切可人、端正有礼,餐毕甚至还想去帮忙女佣洗碗,表现得无可挑剔。蓝曦臣知道弟弟的固执,他喜欢也就遂了他,可是叔父……

 

迭好碗盘,魏无羡乖巧地跟着女佣收拾,蓝忘机自然也后脚随他走,蓝曦臣看着长桌主位的蓝启仁,抿了口酒,想藉酒壮胆。

 

蓝启仁迟疑地望过来,「曦臣,你说……忘机,在和男人交往?」

 

他叹了一口气,果然叔父还没缓过来,难怪他今天都没怎么说话。奈何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蓝曦臣得知他们交往的时间也没比他早多少。

 

「是,叔父……之前我都说明过了。他喜欢这个人很多年,最近总算是终于接受忘机了,而忘机也愿意带他回来见我们。叔父,我知道同性交往并不是……并不是一个能在社会上被轻易接受的模式,但是忘机他的性子,您也是知道的……」

 

蓝曦臣虽然说得慢,但一字一顿,全都听在蓝启仁耳里,即便他语调多么温和有礼,蓝启仁还是举起高脚杯抿了好几回,等到说完了,他杯子里的红酒也差不多空了。

 

大学时蓝忘机坚持转学,叔侄俩当初没少闹矛盾,说他要是不读商家里就不会供他念大学,蓝忘机多么死心眼的人,转学手续一办完立即回家自请家法。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蓝忘机思完过,还是回到学校半工半读度过了大学时光,而当初他因为科系属性不同,只能降级转学,等于重念大学,幸好他表现优异,领了不少奖学金,这才挨过了最刻苦的日子。这时候,魏无羡根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

 

往事忆毕,蓝启仁咚地放下酒杯,胡子被吹得一飘,「你说,魏无羡是作家,都写些什么?」

 

蓝曦臣一愣。这几天他在脑内演示多遍可能发生的状况,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叔父会问这个。他以为叔父对这个人根本没兴趣,可能连让他进家门都不会肯。


这是不是表示,叔父已经有一丁点儿能接受他们的意思了?

 

但他怎么能告诉他《魔道祖师》到底写了些什么?

 

他斟酌字句,又抿了口酒,开始有点晕了:「算是、算是……呃,鬼怪修仙一类的,讲述一个不得已背弃正道修魔道的主角,重返世间后被卷入一桩奇案的……言情小说?」

 

「你说……言情?」蓝启仁眉毛一挑,听上去明明是悬疑,怎么后面言情了?他把剩下的酒喝完,盯着蓝曦臣片刻,突然咚的一声,额头砸在桌上醉倒了。

 

蓝曦臣习以为常,心中五味杂陈,也忍不住把红酒一饮而尽。他做生意免不了喝些酒,可他的酒量还是相当有限,不能喝太快。

 

于是蓝魏二人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面──

 

蓝启仁在扶手椅上醉得四仰八叉,空了的高脚杯砸在地上摔得粉碎,蓝曦臣满脸通红,用一张和蓝忘机神似的脸呵呵傻笑,无框眼镜在鼻梁上歪歪斜斜。

 

二人:「……」

 

后来费了好大劲才把这叔侄俩弄到房里去,蓝忘机老家是一栋占地广的三层洋房,搬运非常麻烦。两人连同管家把人抬上楼的时候,蓝曦臣还在蓝忘机背上不停拍打大喊起驾。

 

魏无羡:「你大哥这是……最近宫廷剧看多了啊?」

 

蓝忘机:「……」

 

回到蓝忘机房间,一关上门,魏无羡就扑过来抱他,蓝忘机把他搂入怀里,两个人肩靠着肩说话。

 

「蓝二哥哥,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乖不乖?」因为头埋在他肩窝,魏无羡声音闷闷的。

 

「好。」蓝忘机觉得是真好,就算别人说不好,他也觉着是好的。

 

入冬了,两个人都穿着毛衣,一黑一白,亲着亲着就开始觉得热,魏无羡开始脱衣服。

 

蓝忘机屏息,僵着脸看他。

 

魏无羡觉得他肯定要去倒立了,忙嘬他的唇不让他逃,蓝忘机受用地揽住他腰,加深了这个吻,一路吻到了床上,魏无羡坐在床沿被亲得满脸通红,手臂往后支撑着,都分不清究竟是想要咽口水还是要更使劲的亲。

 

他有意无意地用膝盖顶蓝忘机的下身,两人靠得很近,能清楚感受彼此的火热,魏无羡舌头在他的唇肉打着转儿,晶亮的眼微微弯着,一手伸到蓝忘机毛衣底下,摸到一块块起伏的肌理,心跳突突地跳快了几下。

 

这时远方忽然响起一阵重物落地声。

 

蓝忘机别开脸,清醒似的,「我去看看,可能是兄长。」

 

房门再次关上后,魏无羡盯着门口久久不能回神。

 

挑逗了半天,我就这么没魅力么?!

 

却不知道,蓝忘机其实是逃开的。

 

半晌,蓝忘机用他大哥的手机传短讯过来,说他大哥醉得厉害,今晚要照顾他,不回房间了。

 

魏无羡浑身的毛彷佛都耷了下来,他今晚不回来了,今晚不回来了,不回来了……

 

蓝曦臣应该是没有他手机的,蓝忘机能传讯过来表示他记住了自己的号码,一想到这点,魏无羡又满血复活。

 

在床上滚了几圈,消沉没有持续太久,他一会儿就从床上坐起来。这可是搜蓝忘机房间的大好机会。

 

他展开地毯式搜索,先从最容易发现秘密的衣柜和抽屉找起,粗略搜完第一遍,无果。

 

蓝忘机这人都没有什么破绽的么?!

 

第二遍,他甚至把书柜上的书都搬下来,没找到什么。

 

后来索性打开电脑上起网,烦恼要下载哪款游戏──不对,他是为了找蓝忘机秘密而来的,办正事、办正事。

 

电脑里最常保存秘密的地方在哪里?D盘。

 

可是蓝忘机的D盘里面除了论文,就是论文数据,唯一的娱乐档案还全是魏无羡的小说。

 

鼠标滑过每一个档案的日期,从他最早期的随笔到近期的Lofer同人都有,他看了看收藏的日期,突然福至心灵,起身从书架拿出刚才看到的一本《魔道祖师》。

 

终于,他发现了曙光。

 

蓝忘机买书似乎都有纪录的习惯,在页尾空白页处,一行端方卓尔的文字写道:『蓝忘机 购于2008年11月24日。』

 

这不正好是八年前么?八年前,魏无羡在做什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

 

他又去察看D槽里档案的收藏日期,都是当天购书过后才保存的档案,分门别类整整齐齐躺在文件夹里面,电脑里还有纪录上次开启的日期,都是不久前。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蓝湛可能、可能……?

 

没发现蓝湛没解除黑单的原因,倒是挖出了个更大的秘密。

 

魏无羡彻夜未眠,到了凌晨,才终于熬不住地睡了。

 

蓝忘机来探望过他一次,替他盖好踢了的被子,安静地站着看了睡成大字的他一会。

 

魏无羡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并不知道蓝忘机回来过,还替他盖被。

 

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蓝忘机做的每一件事,魏无羡一直都不知道。

 

 


评论(20)
热度(375)
2016-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