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07)

传送门:0001020304050607

*轻松日常向。闷骚醋王教师汪叽X撩汉狂魔作家WIFI.(暫代老師)

*感谢各路豪杰大方推荐和心与转载,我的荣幸~My love!(飞吻)

*有点乱的这一章...

*一切都是为了这段才写这篇文的我圆满了hahahahahaha

 

 

07.

 

 

※Lofer

 

作者:蓝湛

【魔道祖师/避陈】同人《问灵》10

 

又一曲《问灵》,寻得陈情可能的踪迹。

偏生此处一场夜猎,断了他与他的联系。

 

夜猎中,避尘为护小辈受伤,投宿旅店,独自养伤至今。

然,身体的伤,终比不过心中的伤。

只因他听到了陈情的笛声,却不见陈情其人。

难道是在躲他?

 

顿觉天下之大,竟没有他避尘的容身之处。

心中悲凉一片,凝滞心口的瘀血,颓然涌出口角。

 

夜中,半梦半醒间,他忽感身后一股暖意近身。

却已连转身去看的力气都无一丝,只能从吐息间辨认那若有若无的气味。

热气、湿气,夹杂着一股草香。

与之接触到的部分,微痒微刺,似小兽的绒毛,又似柔软的人发。

 

身后的暖意实实在在地传递,那股温暖开始为他输送灵气,他才放松了背脊。

 

“陈情。”

 

寻找此人,即是他此行的目的。

即是他重新涉足世路的目的。即是倾尽所有,也必定达成的目的。

 

……

 

──────────

热度(182) 评论(15) 分享 推荐

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两人可总算是再聚首啦!二哥哥开不开车?

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没抢到首杀……

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 回复了 晚风宜吟:卧槽你居然抢我男神的首杀!!!!

晚风宜吟 回复了 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我不过动动手指随便一按,至于么?

蓝湛 回复了 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不开假车

晚风宜吟 回复了 蓝湛:蓝湛,我请问你删我留言什么意思啊?第一条评论明明就是我发的!你凭什么删我评论?

蓝湛 回复了 晚风宜吟:一时不察,多有得罪

晚风宜吟 回复了 蓝湛: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是不小心的吗?少装了,妈的死给!!你们俩爱去哪秀恩爱去哪秀,我不管了!!!!!

小雪目:大大这回更新让我好感慨啊!《魔道》二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这样的剧情呢?风声放了好久一直没出,我都从初中等到大学啦!

绵绵无绝期:我也从大学等到结婚生子啦!!有生之年系列啊!!

妙手回春:你们不知道么?魔道二听说版权被扣留,可是兰陵金氏出版社却一直不肯出版二,攥着版权不放呀!

圆滚滚:没道理呀?这么好的书,怎么就不出了呢?!

妙手回春:你们自己想想现在兰陵金氏哪个作者资源最多吧。

小苹果:难道是温家搞得鬼?!现在出版资源最多的……不就是他家的温晁么?

绵绵无绝期:温晁出的那什么破书?我女儿三岁都写得比他好!见一次撕一次,哼!

 

 

※微信

 

蓝湛:

今天不更新?

 

Wifi:

不更新,没劲

 

蓝湛:

怎么了?

 

Wifi:

最近沉迷于阴阳师手游无法自拔

让我偷懒一回嘛!蓝二哥哥

 

蓝湛:

……

 

Wifi:

蓝湛你最近更得好勤啊,我记得你以前最快也要一个星期更一次的

我挨着你更新,攒着的存稿都用光了

 

蓝湛:

写了就有

 

Wifi:

好好好,听你的,我写!

不过,实在没劲啊……

 

蓝湛:

怎么没劲了?

 

Wifi:

你知不知道姚宗主?也是写避陈这一对的同人写手

 

蓝湛:

不清楚

 

Wifi:

他老是在更新里明嘲暗讽我抄他梗

虽然我加入Lofer比他慢了一个月,可我压根儿连他的文都没看过呀

 

蓝湛:

 

Wifi:

发小甜饼没多久,就有粉丝跑来和我说这事,说这个姚宗主黑单我还昭告天下,还说我抄袭他写的文,所以我特意去看过了他的连载,他的文风和剧情跟我完全不是一个路子

却说我抄袭他,我怎么抄袭他了呀我?

 

Wifi:

蓝湛?

蓝湛,含光君,蓝二哥哥?!

 

蓝湛:

方才去拜读了一阵,却有一处相似

 

Wifi:

哦~是何处呢?[动态贴图 眨眼睛]

 

蓝湛:

日夜笙歌

 

Wif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能叫抄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动态贴图 拍桌狂笑]

 

蓝湛:

原作所限,同人文本就多有相似之处,无须理会

 

Wifi:

也许是因为同是原作向,又都喜欢开 ♂ 车吧?

我的文章车可是本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他黑我黑得比你早得多呢!在你来留言以前,姚宗主怼我的事就有人私信我说了

蓝湛,你怎么才黑我啊?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蓝湛:

……

 

Wifi:

唉,蓝湛,这么多人里面,你偏偏就黑了我,黑了我不算,还给了我微信

天天和我聊天都不嫌烦

这不是喜欢我,什么才是喜欢我?

我敢说你黑名单表里面一定只有我一个黑单,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被你黑单的人

可惜你却不是第一个黑我的人,唉!唉!蓝湛,你竟然不是我的第一次!

[语音]好蓝湛,二哥哥,你可真是……哎呀!

 

蓝湛:

……魏婴!

 

Wif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动态贴图 拍桌狂笑]

 

Wifi:

好了不玩儿了,否则有人该成醋精了

 

Wifi:

蓝湛?! 

……生气啦?

 

蓝湛:

没有

 

Wifi:

对了,过几天我要和学校毕业生一起去毕业旅行

有些地方讯号差

你可不要太想我啊!

 

蓝湛: 

不想

 

Wifi:

……真的不想我?

 

蓝湛:

“不要太想我”

 

Wifi:

我只是说不要太想,没说不要想

你还是想我一下吧?

 

蓝湛:

……嗯

 

 

这趟毕业旅行很是环保,尽是挑些依山傍水之处,魏无羡每天在抱山看山看水都已经快憋闷死了,带三年级毕业旅行竟然还要走山走水,信号又差,他实在很是郁闷。

 

好在一路上有蓝忘机能逗着玩,打从上回一起吃兔肉后,他就注意到蓝忘机的好玩之处,每次都在学生面前逗得他迭声阻止,他本来就在课堂外少有闲言,这么一逗,话就比平时多了点,学生们都乐得格格直笑。

 

魏无羡旅途中总会找机会传照片给蓝湛,可每次都是发送失败,一天下来传成功的统共就只有两、三张。

 

晚上回到旅馆,他才一口气用无线网络传完,正想打些字,手机就响了。

 

「喂?」

 

「魏无羡!你电话不通怎么回事?我今天打了十几通你都不接,想把人急死是不是!」

 

电话那头几乎是用吼的,他把手机举远了听,「江澄?我带毕业旅行啊,无聊死了,今天都在看风景,网络和收讯不好。你打给我干什么?」

 

「你还问我打给你干什么?你自己看看你前阵子微信传了什么!我那时正好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看微信,尤其是你的微信,废话老多。今天一打开,就看到某人传了莫名其妙的讯息过来!」

 

「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魏无羡懵了,他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和蓝湛以外的人微信,哪会传什么奇怪讯息?

 

「我就想你肯定不知道,那讯息是十月初传的,现在都快十一月了!我还以为你手机被偷了还是被怎么了!」

 

「江澄,你把话说清楚啊你!!」魏无羡一面问,一面拚命回想他手机什么时丢过,「我手机一直好端端的带在身上啊,哪有什么人会偷我手机……啊!」

 

十月初时候,确实有一回,他的手机落到别人了手上,是蓝忘机喝醉了抢去玩的!

 

急匆匆挂了线,他就着旅馆昏黄的灯光,戳开了很久没打开的与江澄的微信。

 

 

※微信

 

2016/10/8 下午8:50

 

Wifi:

Oiu)#@(*eijfsl;982764890-])()*!&^#%^*()}_+

 

Wifi:

[动态贴图]

[动态贴图]

[动态贴图]

 

Wifi:

魏婴

 

Wifi:

我的

 

2016/10/20 上午8:15

 

江澄:

????????????????????????????

 

江澄:

魏无羡你搞什么鬼?

 

2016/10/20 上午9:01

 

江澄:

你他妈说话啊!!!!!!!!!

 

2016/10/20 上午9:31

 

江澄:

你遭小偷了这是??????????

 

江澄:

给老子接电话!!!!!!!!!!!!!!!!

 

2016/10/20 上午10:03

 

江澄:

你TM再不回我信不信我报警!!!!!!!!!!

 

2016/10/20 上午10:22

 

江澄:

魏无羡!!!!!!!!!!!!!!!!!!!!!!!

你凭什么不回应我!!!!!!!!!!!!!!!!!!

 

 

魏无羡用力捏着手机,如遭雷击。

 

许多画面一闪而逝。有时候是一张俊美无俦如同冰雕的脸,有时候是满屏幕暧昧的文字;有时候是沉默无声的安全感,有时候是一篇简洁优雅的故事;有时候是被逗得受不了而瞥过来的责备目光,更有的时候,则是他极在意的那句:『由于用户权限设置,您无法喜欢该文章。』

 

而这些画面,全都挤成一团,搅成了一锅糨糊。

 

他冲出房间,与他同寝室的教师正从外面回来,一头雾水地望着他,阻住了要关上的门。

 

魏无羡捉住他,「晓老师,蓝……蓝老师他在哪里?」

 

晓星尘不明所以道:「在房间吧?这个点,孩子们差不多该睡了,等会得轮流巡房……」

 

他记得蓝忘机的房间号,拔开双腿就跑,跑到长廊底的楼梯口前又猛地煞停。明明几步路而已,他却气喘如牛。

 

那人就在楼上,离他好近的地方。

 

一道惊慌的嗓音响起来:「无羡老师!!」

 

魏无羡捉着扶手停住,「怎么了?」

 

两名别班的女学生浑身湿透,抽抽搭搭泣不成声,好一阵子才组织出言语:「无羡老师,有人溺水了……」

 

魏无羡一颗心彷佛被抛到天上:「什么?在哪儿?」

 

女学生们哽咽着讲了地点,魏无羡就飞速下了楼梯,还一边吼道:「去叫人!」

 

她们从来没遇过这种事,都懵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神。她们会找魏无羡也是因为害怕被责骂,魏无羡和学生从来都是像朋友一样,知道他水性好,出了事,这才第一个来找他。

 

还是蓝忘机听到了魏无羡的吼声才下来,他的房间正好对着楼梯,而他从未听过魏无羡这么着急的声调,寒着一张脸把两个狼狈的女学生看得不敢再哭。

 

旅馆后山有一条挂着鲜红色警示牌的急流,上游水潭不见底,将要入冬了,不知该有多冷。

 

蓝忘机到的时候,看到岸边另外两个女学生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地上孤零零躺着一双魏无羡的鞋子。

 

「魏无羡呢?」

 

两个女中学生牙关打颤,「在、在水里,为、为了救我们……呜呜,呜呜,没、没上来……」

 

蓝忘机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

 

水潭乌黑幽深,方才情况紧急,他就着潭边灯光根本难以视物,只能用手机的照明功能在水里寻找,水潭不大,他很快就绕着找了一圈,一点鬼影子也没有。

 

蓝忘机慌了,从来没有过这感觉。

 

岸上的女学生已经赶紧去叫人了,他探出头,唤了一声:「魏婴!」

 

无人回应。

 

他又扎进水里,冒险往湍急的河流寻去,高低落差让水流当真急得就像从瀑布掉下来,他被压制得只能攥着岸边游,这种冲力,手一松,就不知道会被抛到哪去,不只如此,水到深处还隐隐有暗流,要把人卷进去。

 

忽然,他在水下看到了像是头发的一抹影子闪过,眼睛被水刷得睁不开,但他仍是努力张大了,是魏无羡。

 

他蜷曲着在溪流最底,双腿死死卡在石头缝中,一只手虚握着巨大石块,一扳就开,蓝忘机将他托起来,冲出水面。

 

魏无羡没有如他料想的抽气呼吸。

 

他颤抖地往他鼻前一探,静默如死。

 

水滔若奔,怀中人冻得吓人,他好容易才将魏无羡拉上岸边,施以急救。魏无羡的脉搏很浅,他先是帮助他将水吐出,再解他衣领,捏住鼻子,嘴对嘴给他渡气,毫不间断直到魏无羡恢复呼吸。 

 

他挨在魏无羡身上,再三确认他的胸膛正常起伏,才颤颤巍巍地摸了他的脸,小心翼翼给他搓热。

 

从冬夜的水里上来,魏无羡本该感到寒冷,可现下他却觉得无比心暖,脸前的气息与他交融,温热的液体落到他冰冷的颊侧,显得滚烫。

 

他伸出一只手,虚软却是坚定地抱住眼前人。

 

「……蓝湛。」

 

蓝忘机身形一僵,微带鼻音,「嗯。」

 

「谢谢你。」

 

他更是一顿,彷佛化作雕像。

 

「你不必和我说这个词。」

 

魏无羡一愣,蓝湛以前也这么说过,只不过那时他指的是抱歉。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才会让他不需要说这两个词?


「还有……」

 

魏无羡刚刚劫后余生,还有点喘不过气来,话说得很慢,蓝忘机凑近了听。

 

「嗯?」

 

「你到底解不解黑单啊?」

 

「……」

 

「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咳、咳咳……」

 

蓝忘机轻轻地搂他,手贴上后心给他顺气,像是抱着易碎的瓷器。

 

温热的手掌贴合着他,彷佛小说里输送灵力那般为他源源不绝地提供能量,他偎近了,把头搁上蓝忘机的肩膀,对方贴心地托牢他的后脑袋。

 

「蓝湛!」

 

「我在。」

 

「我喜欢你!」

 

蓝忘机的拥抱紧了一分。

 

他在魏无羡耳际低低道:「我也是。」

 

从更久之前,从你的生命未曾有我之前。

 

随行医师带着救难人员终于抬着担架和器材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想象中哭天抢地的画面。

 

那两个俊俏不凡的教师正旁若无人地接吻,世间的一切彷佛都变成了他们的布景板。

 


评论(53)
热度(579)
2016-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