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宋晓:千年圆(下)<千载难逢‧续>

下篇需要烧点脑...也可能很无聊...~不嫌弃的话花些时间看看吧!

我為啥要搞那麼複雜!!!!!!(掐死自己)

總之,總算寫完了,我感到很圆满(飞升)~

(前篇回顾)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千年圆(下)

 

醒来的时候,室内仍是昏暗的,黑白色的床单与棉被明暗堆砌,缠绵的痕迹依稀可循。

 

晓星尘往内侧缩了缩,避开从窗帘钻入的阳光,枕边人却已不在。

 

看着空虚的床侧,他突然有种错觉,好像他从来就没遇见过宋岚,这一切都只是他作的一场梦。

 

他闭上眼睛。

 

是梦又何妨?

 

如果这是梦,就让他永远也不要醒来。

 

寝室的门缓缓打开,宋岚探出半张打理得整洁的脸,「星尘?」他的声音很轻。

 

「子琛。」而他的声音还朦胧着。

 

「还没睡醒?」宋岚推门进来,双唇线条完美,眼中却带着笑意,「不如替你请个假。」

 

晓星尘没有答话,闭眼温温张开了双臂。

 

宋岚因为刚洗过脸,擦净的面皮冷冰冰的,连带吻上来的嘴唇都柔软而冰凉,晓星尘蹭了好一会,还不撒手,使劲的力道几乎是要让宋岚再俯下来陪他再睡一场。

 

宋岚摇摇抱他的手,「怎么了?」查觉到他的善感,声音更是放软了。

 

「再一会儿。」埋在颈窝的声音闷闷哑哑,宋岚索性半跪上床,抱得更紧。

 

他们安静不动,就彷佛时间禁止。

 

又过了会儿,晓星尘才松开手,宋岚把他扶坐起,抚他柔软乌黑的发丝,想他定是又作梦了没睡好,柔软的唇拂过他的。

 

考虑到昨晚的运动,宋岚道:「能出门吗?」

 

晓星尘静静点头。

 

生物科技系与考古学系是相对的两栋楼,两人本来走到楼前广场就要分道扬镳,这回却一起走上了同一栋楼。

 

晨光斜洒,清隽优雅的二人抱著书走在廊上,就彷佛黑白两道美景,硬生生闯入了人类的世界。

 

参加了一次两系合办的会议报告,晓星尘认真作笔记,偶尔举手问问题,宋岚则抱着手看幻灯片,寥寥几回动作,都是转头和晓星尘悄声说话。

 

会议结束,他们从阶梯教室出来,宋岚才迈出几步,忽然步履蹒跚,停在人流拥挤的门前,捏紧了眉头。

 

「子琛?」晓星尘抱著书,伸手环住他,把他护着引到了边上。「你怎么了?」

 

宋岚揉了揉额角,眼神迷茫,「我刚才看到一个人……本是我这一世没有见过的,却感到很熟悉,共同记忆一闪而现。」

 

「Flashback.」晓星尘轻声道。

 

再抬头,人群中那一道清癯颀长的身影晃得更近了,宋岚一箭步上前,捉住了那人还略嫌单薄的肩膀。

 

「温宁。」他喊。

 

温宁吓了一跳,但见到宋岚时,却立即冷静下来,眉眼柔和,似乎已有准备会被被素昧平生的人认出来他过去的身分,安静的一双黑瞳仁彷佛能领略人心。

 

「宋学长、晓学长,我这一世的名字叫温琼林。」温宁颔首,低眉顺眼。

 

宋岚捏着额角,试探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一直有个心结。

 

他从出生开始,就觉得必然要找到一个人,不但要保护他,还要守着他,不让他受到再多的伤害。

 

这个念头随着岁月过去与日俱增,非但不曾消弥,还愈发刻骨铭心。在他怀疑是否真有此人时,他遇见了晓星尘。

 

遇见了以后,似乎还不够,他还有心愿未了,要告诉这个人一句未完的话。只是终归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被孟婆汤冲刷的灵魂留不住太多过往云烟,那句话是什么,他总是想不起,也猜不出。

 

不属于他却又熟悉的记忆却倏尔浮现,令他心惊。

 

这个温宁,也许他是见过的,但不是这一世的萍水相逢,而是一场重要的追寻,是他帮着完成的。

 

一直觉得学校不便说话的晓星尘,只好劝他们换换地点,他们来到学校里的小咖啡厅,点了三杯咖啡。

 

「你都想起来了吗?」温宁握着杯子道。

 

「我不知道想起那些是福是祸。」宋岚盯着他,面前的咖啡萦绕着热气,悠然地冉冉而上。

 

「没有想起也没关系。」温宁小小地啜了一口,被烫得吓了一跳,「我就知道宋……学长你迟早有一天会找上我的。」

 

晓星尘低头吹凉咖啡。「你知道我们会想起以前的事?」

 

宋岚看了晓星尘一眼,幽幽道:「想起前世是好事吗?」

 

「把握这一世吧……想不想起,我想……都没关系。」温宁环顾二人,「不用勉强去想。」

 

晓星尘把吹凉的咖啡推给宋岚,把冒热气的那杯换过来继续吹,宋岚浅浅抿了咖啡,满眼温情。

 

「若我没有想起,找到星尘……是必然吗?」

 

温宁浅笑着道:「如果有缘,就是必然……所以你想不想起,都没有关系的。」

 

宋岚倾身向前,「……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请说。」

 

「好几世前,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究竟是不是我?」

 

温宁挑眉,「当然是呀!」

 

「但是,我们却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宋岚挺直了背脊。

 

温宁有些犹豫,看了看热腾腾的液面,才坚定道:「他就是你。」

 

晓星尘放下杯子。「可是,那位前辈却消失了,对吧?」

 

温宁点头,「这是一个圆。」用两只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时空,按理是没有平行世界的。时间就像彩虹,你常常只能看到它的一部份,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封闭的圆……它不像线,有好多条各自发展,到最后收束却是一个结果,不能改变。我们的时空就像是个单一的圆,所以改变了过去,未来也会改变……它并不会变得不存在。」

 

说到这里,晓星尘抬起了宁润的眉眼,想起几堂时空理论课的知识,「现在,没有时光机这样东西,谁也无法证明这是对的。世界线的可能性与其收束的概念,才是现代时空理论上的大宗。」

 

「我、我可以证明。时空是一个圆,过去改变了,未来也会被修正。」温宁忽然被质疑,有些慌张。「你们听我说就知道了。」

 

宋岚挑眉:「说什么?」

 

温宁紧张地道:「而且就算不听我说,你们以后也会想起的。」

 

刚才说得太急,温宁呛了一下,晓星尘忙去顺了顺他的背脊,看过来的眼神有些责怪。

 

宋岚盯着晓星尘修长的手,有点闷闷地抿紧唇,等温宁缓过来后,晓星尘就道:「琼林学弟,你就把过去的一切都说了吧。」

 

──帮助你们所谓的『前辈』回到过去改变未来之后,我回到原来的时空。

 

因为凶尸宋岚参与了时空仪的开发与投资,他消失后,我以为时空仪也会消失,可我回来后发现,在原来的时空,时空仪并没有消失,主投资人却修正成了我。

 

我感到疑惑,凶尸宋岚消失了,为什么关于他的一切并没有消失?

 

答案很明显……因为宋岚真的也没有消失,他只是去了他该存在的地方。

 

被修正后的宋岚,已经不是凶尸,而是转世到现代的一个普通青年,自然也不会乘坐时空仪回到过去,所以,过去被改变的同时,他也回到了现代,他该存在的位置。

 

我那时还不明此事,只是乘坐几回时空仪回到过去,设法改变我成为凶尸千年的肇因,完成我的愿望。

 

醒来时,我已平安地回到现在我该待的位置,获得了转世的新生,有了新的身分和家人,肉体也与常人无异。未来被修正了。

 

可是我千年的记忆却没有因为多次轮回而消弥。我想,也许是我作为凶尸的那一世灵魂产生了异常,使我能保留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

 

然后,在本来设置着时空仪的这所大学里,因为凶尸温宁的消失,所以时空仪也不复存在。因为过去被改变,晓星尘得以入轮回,宋岚亦如是,于是,在现代,我遇见了宋岚和晓星尘,也就是你们,你们再次相遇了,就和千年前一样。

 

你们的未来,彷佛就像与过去连结在了一起,循环不止,划成了圆。

 

也许是一缕残魂被遗留在过去的关系,凶尸宋岚似乎没有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但又因为千年的执着,有了能想起前世的能力。

 

「我在你们那天的纪念派对很吃惊,因为我没想到你们竟能想起前世的记忆。」温宁口渴地啜口咖啡,苦得皱眉。

 

晓星尘笑着把糖包递给他,「兴许是那抹残魂的关系吧?凶尸宋岚当年把自己与我的残魂留在过去,那一瞬间,未来也被改动,他会变得能够想起一切,我也是。」他优雅地拎起杯耳,啜取最后一口香醇的液体。

 

「难怪自阴历九月十五后,前世的记忆与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纵横交错,日夜不断从脑海中跳出,因为就是在千年前的那日,我们吸收了残魂,想起了一切。」晓星尘又道。

 

宋岚脸色沉凝,他的杯子已经喝空了,还用纸巾擦得一乾二净。

 

「我有未完的一句话要说与星尘,这是属于前世的记忆还是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他沉声道。

 

温宁微微睁大了眼睛。

 

「不、不是……」温宁眼波流转,眼睛清澈地亮了一下。「这是属于凶尸宋岚的想法,是属于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看来,宋公子你也能保存时间圆更动前的记忆。」

 

「这不是我的想法,也不是我的前世。」宋岚眉头紧锁,「我终究不是前辈。」

 

温宁握着杯缘的手指一颤,他那杯还有八分满,几乎没有喝多少,然而眼神却很坚定。

 

「这是一个圆。」温宁认真地道。「所以,你就是宋岚,宋岚就是你。你们的过去和未来,甚至时间圆改动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这都是属于你的一部份。」

 

「子琛当初也是凶尸,过去被改动后,却无法像你一样完整保存时间圆改变前的记忆,这又是为什么?」晓星尘轻声道。

 

「因为,他的魂魄并不完整。」温宁看着宋岚,像在透过他看入灵魂。「宋岚穿越过去,把部分魂魄遗留在那里,回到未来,就变成了肉身正常的普通人,灵魂更是经过了转世,记忆是残缺不全的,就像现在一样。可是,当过去的你们重新获得遗失的灵魂的时候,就是可以想起凶尸宋岚与残魂晓星尘那千年记忆的时候。」

 

温宁看着他们,似乎有些感慨。

 

「一切被强制修正。」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宋岚的声音极低,近乎呢喃。「我拥有前世的残余,却没有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这是因为,我改动前将部分灵魂留在了过去,而九月十五之后,我便会开始想起时间圆改动前的记忆,对吗?」

 

温宁点头:「嗯。等想起了,就把那一千年的遗憾,一次了却吧。」

 

 

 

 

宋岚近期经常辗转反侧,梦寐不安。

 

过去的记忆不断涌现,作为凶尸宋岚那段时间的残余多是刻入骨髓的恐惧与悲伤,因为只有负面的情绪,才能深入灵魂,顽固不离。

 

那抹残魂的执着超乎了他的想象,令他既是想要记起,却又害怕记起。

 

虽然这些都是属于他的一部份,可为何旁人可以做为新生忘却过去活下去,他却不能?

 

也许待到忆起所有的时候,他就会知道了罢。

 

千年执着化作逐约载世,也不过是一个痴字罢了。

 

晓星尘同样也偶尔会思起过去之事,只是在时间圆被改动之前,他的记忆除了死前的绝望外,就只有成为一抹残魂蜷曲苟存的彷徨而已,症状远没有追寻了千年的宋岚那样严重。

 

他所能做的只有陪在他身边。

 

两个人都因此而睡不了一顿好觉,宋岚怕噩梦连连惊醒晓星尘,总会主动挪窝到客厅去睡,但总又被晓星尘软磨硬泡给拖了回来。

 

平时温文寡淡的人一旦执着起来,简直能去人半条命。

 

宋岚握着他精瘦的腰,听着交融的喘息挺身而进的时候,经常有的念头,就是不管千年也好,前世也好,无论几回,只要是为了这个人,他都心甘情愿。

 

晓星尘过去的残魂不能再生时,他走访天下,就是要圆回那魂魄一世的残缺,不知不觉,时过千年。

 

「子琛。」晓星尘用手指擦去他额角的汗珠,引导他的下颔过来深深的一吻。他在分不开的吮吻中,含糊不清地小声道:「我也喜欢你。」

 

除了得偿所愿,还缺了些什么呢?

 

直到有一回魇得厉害惊扰了晓星尘,宋岚才终于铁了心,眼观鼻鼻观心,对晓星尘的难缠的攻势充耳不闻,坚持在沙发睡,不回卧室了。

 

而晓星尘也顽固得很,找了毯子就跟着在另一张沙发蜷曲着,两个人都定定不动。最后还是宋岚偷偷抱他回去的。于是第二天,晓星尘知道自己被移转到卧室,大发雷霆。

 

当然,这于他而言是大发雷霆,于旁人而言,似乎平静得很。

 

夜晚,他来到寝室前面,手指蜷曲虚放在门板上,却始终不肯敲下。

 

晓星尘不理他已经三天了,不管说什么都油盐不进的样子,宋岚又不是个会说话的人,所以这几天都只能睡客厅了。

 

宋岚想,也许一辈子不与他和好也没关系,只要能在他身边足矣。他不知道他的恶梦会持续到何时,若是一辈子,星尘这样不理他,便不会被惊扰。

 

足矣。

 

他躺回沙发,盖上被子,又作了一个梦。

 

梦中的他没有体温,五感极其敏锐,除了不能感到痛,他几乎无所不能。

 

他行至一处破旧的木造建筑,上面写着大大的义庄二字,也不顾高高的门坎上泥沙满布,连衣襬也不撂,就急急跨了进去。

 

一群白衣抹额的小辈见状倒退数步,自义庄中唯一的一口棺材退开,纷纷朝他举剑,却不敢妄动。

 

揭开棺盖,里面躺着的,是一具长䠷的躯体,着雪白道服,眼窝处三指宽白绫,容颜和静。

 

他看了良久,几乎想伸手,却终是在将要碰触到那人鼻尖前夕,止住。

 

时间于他没有意义,待他回神,一个身穿黑衣的清润男子便挟白衣的俊美男子进了义庄,黑衣男子介绍他道:「宋岚,宋子琛道长。」

 

小辈们挤成一团颤巍巍的样子缓了缓,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散去。

 

宋岚看着他俩,一黑一白,一如当年的他们。

 

魏无羡递出了锁灵囊,「晓星尘道长和阿箐姑娘。」

 

他小心收下,以拂雪写就对话,简短地与魏无羡沟通后续事宜。

 

当魏无羡问到今后的打算时,他在被薛洋控制期间的念想毫不犹豫地跳了出来。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一抹温文的微笑浮现脑海,他的剑尖顿了顿,写出了一直以来的痴妄。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一早便是被厨房摆弄锅碗瓢盆的声音给唤醒,这声音他听了多次,并不觉吵杂,只觉安心。

 

今日是晓星尘生他闷气的第四天,他盥洗完毕,眼底一片清澈静明,一点也不像作了整晚梦没睡好的人。

 

虽然生气,晓星尘总会默默无言地做好早餐,放在桌上,拿走自己的那份,独自换衣服上学去。

 

宋岚跟在他后头,亦步亦趋,又不敢多话,跟在后面帮着提包喂水的模样真是滑稽极了,但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星尘,我去上课了。」

 

「星尘,吃午餐了。」

 

「星尘,我等你。」

 

「星尘,回家了。」

 

不管说什么,晓星尘对着他,都是一张沉默的脸,虽然不回应,却都会听着他的话,下课会到约定的地点与他汇合,走同一条路,搭他的车,回他的住处。

 

他望着那穿着白色围裙、还在炉子前忙活的背影,明白星尘并不是真的气他,只是心疼他,想要陪他。

 

他从背后搂住那心心念念的男人,晓星尘一顿,没有推开,轻轻地握住他的手,带着被炉火烤热的温度,宋岚也马上回握住。

 

心中一片酸软,「星尘,对不起。」

 

总算是说出了这句话。时隔千年,时隔累世,事隔阴阳,事隔死生。

 

这句话,早在漫天大雪的白雪观前,他斥开晓星尘的时候,就欠下了,却不知竟欠下了生生世世,欠下了千年岁月。

 

他们吻在一起,彷佛捉住了地球上最后一缕氧气。

 

泪水从眼眶滑落,滴在晓星尘雪白的衣襟上。

 

他知道晓星尘一生孤苦,死前落的泪,殷红一片,从那时开始,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比他落下更多的泪。

 

他们颠沛流离,累世追寻,终于在此刻,恍然得到了救赎。

 

心落到了实处,身回到了故乡。

 

接着,晓星尘必会温柔的回复他说:「我早就原谅你了。」

 

 

千年圆(完)

 

 

 

 

迷你小剧场:

 

他俩吻个不停,直到异样的烧焦味传来。

 

晓星尘把脸上的章鱼推开,急吼吼把火关了,对宋岚道:「早餐毁了,都是子琛不好。」

 

宋岚:「……抱歉。」

 

晓星尘:「早餐换你做。以后每天都是你做早餐。」

 

宋岚:(看着厨房一脸懵逼)

 

这下他真的要流下更多的泪水了。

 

 

完!


评论(15)
热度(63)
2016-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