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秋歌赋》(AVGⅡ)01

系统AVG改造计画续篇第二部

*延续AVG改造计画的世界观与剧情

*没看过上部也能融入剧情无误

*没啥剧情就是谈情说爱

*AVG完结篇与番外后又过了两年

*各位太太我喜欢你们

*中秋节过后,我真的让人中出清秋了(


 

 

 

 

 

 

 

  01.

 

  来到清静峰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高山顶上大片火烧连云绚丽夺目,橙黄的日头下落西山,被疾风电闪的一束剑光登时虚划成两半,灵剑光芒雪白如炽,流星般降落在幽幽竹篁边,光芒一闪而逝,飞剑落地轻巧无声,像是深怕扰了这处的宁静。

 

  竹林中款款走出一人,生得俊秀天成,黑发飞扬,一身月白长衣,襟口袖头都绣有清浅的蓝色暗纹,手握一柄镌刻鸾凤纹饰的银白长剑,正朝着降落处另一头的清静塾堂行去。

 

  风吹竹击间,远远就见到那堂中已点起晕黄的油灯,将朗朗读书声衬得韵味十足,他走近堂边一排排开启的窗棂,第一眼就看到在堂中央的那人,亦是一身雪白,缝边缀蓝,半拢的长发披在肩上,掌握着书卷,垂下的眼睫被烛光拖沓出长长的阴影。

 

  此情此景,也不知已见过多少次,仍能令他止不住地勾起嘴角。

 

  塾堂内早已有女弟子分神,眼神往窗外飘就看到了虚掩的窗旁站着的人淡淡微笑,眼睛倏然一亮,连忙拉了拉两旁的朋友去瞅,那朋友本来莫名其妙,看了也是一愣,争相着往下相报,不一会儿,全塾堂的人都知道了外边站着一个气宇不凡的翩翩佳郎。

 

  一堂课已经讲得差不多了,就差收尾,沈垣本来不想因此打断上课,此刻也不得不停下来拾起讲桌上的折扇,敲了敲:「专心听课。」

 

  警告意思虽浓厚,还是有几个不听话的往窗外瞟,这时连沈垣都憋不住了,只好看向那扇窗,本来是想嗔怪他扰了上课,谁知道那一腔抱怨一对上了柳清歌的目光,全都变成了温润的笑。

 

  柳清歌微微颔首,识相地比了个手势,旋即远远退去了,众弟子们发出抱怨的呔声,沈垣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好笑了。

 

  「看看看,就这么好看?」沈垣绷着脸拿折扇一下子敲了几个女弟子的头,唉唷喂呀响成一片。

 

  一面被敲一面就有人调皮回道:「好看好看!」

 

  「听课不专心,下回打坐要是内息不畅,别想我救妳!」他又敲了一下那弟子。

 

  塾堂里一片和乐欢笑,弟子们被沈垣一敲不像是处罚,反倒像是亲昵打闹了,弟子们与他相熟,因此很知分寸,被制止后马上就沉心下来继续上课了。

 

  这一窝弟子大部分是近期刚收的新人,大多没看过其他峰的峰主,天真聒噪得很,又因着修仙之人驻颜有术,没眼色的还以为是峰上的师兄,下了学还在窃窃私语地讨论着。

 

  沈垣但笑不语,摇摇头抱著书要走,还继续被三、四个娃儿逼着问他是谁。

 

  「师尊、师尊!那人是谁?是我们峰上的师兄么?」

 

  「他生得好俊呀!真是我看过最俊的人儿!师尊,你们认识对不对?快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沈垣没什么师长架子,一展折扇猛搧朝他们赶着,一面往柳清歌等他的竹林里去,被缠得受不了了,半责怪的扔下一句:「进山那么久,百战峰峰主都不知道?上课再不认真,全部抄书去!」

 

  弟子们得出了答案,男的慷慨激昂,女的神情向往,全然不怕什么处罚似的,更是还要再追来,沈垣旋即搧出一阵罡风,把一群缠人的小鬼头扫得东倒西歪飞得老远,他则转头掠进竹林里。

 

  柳清歌竹枝簇拥下的身影镀了一层昏黄,将他一尘不染的白衣染成了温暖的橘,像是下凡的神仙染了世俗人情,他并非望向他方,而是从头到尾都向着沈垣来的方向,面无表情,却是暖色依旧。

 

  「这群熊孩子真是……你没等太久吧?」沈清秋拍了拍沾上草叶的衣襬,紧了紧怀中书卷。

 

  柳清歌很自然地替他接过了部分书籍揣在怀里,「熊孩子?」

 

  「就是顽皮不听话的孩子。」沈垣朝他笑了笑,算是致谢,「你来找我?」

 

  「顺道路过。」

 

  「……」沈垣一顿,转身就走。

 

  才迈出两步,袖袍就被人拽住一角,他背对着那人无声的笑了一会,才转头。

 

  「……来看你的。」柳清歌老实了。

 

  「这还差不多。」沈垣回过头严肃地道,与柳清歌对视片刻,就展颜一笑,眉眼弯弯,贝齿洁白。

 

  柳清歌心里一软,伸臂揽住他,这一抱来得突然,沈垣怀里的书掉了一地,倒是柳清歌手里的书本还握得稳妥。

 

  沈垣正想念他不合时宜,他就放开了,弯下身捡好掉落的书本卷子,一根根掰开他僵硬的手指,把书卡进去,再一拢他修长五指,让他把书拿好。

 

  还伸手顺了顺他后脑的发丝,沈垣被指甲搔过的头皮一阵酥麻,晕呼呼的时候,就见柳清歌形状姣好的唇一张一翕,他没听进去,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

 

  他回神道:「你方才说,要去哪儿?」

 

  「天一观前来求援,让我下山除妖。」柳清歌放开他,怪道:「没专心。」

 

  沈垣喃喃:「没专心。」

 

  「我走了。」柳清歌把替他拿的书塞回他怀里,召出乘鸾,一本正经地说着揶揄顽话:「你这个样子要是被徒弟看见,定要笑话你心不在焉。」

 

  「这不是担心你么。」沈垣抿起嘴,有些不满。

 

  「不必担心。」他转过身,捏剑诀让将乘鸾浮空而起。

 

  一踏上去,沈垣就问:「多久回来?」

 

  「没十天半个月是不行的,看看吧。」

 

  「你下山要这么久才回来,却只来看了我一眼就走?」沈垣失笑。

 

  因着沈九是不管事的主儿,又老跟着岳清源往外跑,穹顶峰和清静峰一时没个主心骨,沈垣才暂时搬回清静峰替他们照看着新弟子,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跟柳清歌见面时间也少了,谁知道两人今日总算得空,又得分别。

 

  「我不能去么?」他这具身子才修行了两年就结丹,灵力可强了,「多一个人手便多一分助力,这样归期也能近些。」

 

  柳清歌偏头凝视他一会,叹了口气,「不能。」

 

  沈垣还想回嘴,柳清歌就又补道:「你明知道不能。」

 

  「掌门师兄、沈九都不在,苍穹山派群龙无首,连你也下山,这些弟子怎么办?」

 

  沈垣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兴许是被柳清歌难得的多言堵得说不出话,清雅的眉眼变得黯淡许多。

 

  「天一观弟子死了不少,事态紧急,我不得不去。」他继续解释道。

 

  沈垣还是没动静。

 

  柳清歌是踏上剑也不是,不踏剑也不是,天色已晚,他只能就着月光去瞅沈垣的脸色,雪白雪白的,秀秀气气的,却没有平时的明亮神采。

 

  他最后还是走回来,把他搂在怀里抱了抱,呼吸拍在他颈子上,凑近吻了吻。

 

  「我尽量快些回来。」

 

  沈垣则默默地咬了一口他的耳垂,咬着不放,咬得沁出了嫣红。

 

  「……」柳清歌低声道:「你乖点。」

 

  「……你把我当孩子哄啊。」

 

  柳清歌稍稍放开他,微俯身子细细吻他的嘴角,沈垣抱怨道:「也不怕被人看到。」

 

  「我下了障眼法,别人看不见。」

 

  「……」

 

  你这是预谋犯案。

 

  柳清歌把沈垣抱到竹肚子下面搂着亲,亲脖子、亲脸、亲眉骨,就是不亲嘴,唾沫留在脸上被风拂过传来丝丝凉意,被亲过的眼角温温凉凉,像是泪水的触感。

 

  「柳清歌,你不亲嘴算什么啊?」

 

  柳清歌微微一笑,「回来再亲。」

 

  沈垣默了。




请移驾:

不老歌(片段)

长微博(全文)



 

  半晌,他干巴巴道:「……你就不能早点回来。」

 

  柳清歌捻去他发侧一片竹叶,点了点头。「好。」

 

  沈垣一直目送那挺拔皓白的身影直到夜空的尽头,才解了柳清歌的禁制回竹舍,心里空落落的,完全无法忽视这种感觉,一点也不能。

 

  以往也不是没有分开的时候,可因为以前毫无后顾之忧,也很少有人甩烂摊子给他们收拾,就算有,也都是一起解决的,下山两人更经常被分在一起行动,所以没有现在分开得如此入骨深刻。

 

  又听他说此次事件似乎相当棘手,不禁化身为杞人,开始忧起天来。

 

  柳巨巨,你TM快给劳资回来啊!

 

  他真是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有这种感受,更没想过,他会弯了,而且还弯成这个样子──对象不过是跟自己分开几天,他就开始过着厌世般的生活。

 

  每天彷佛都过着一样的日子,吃喝拉撒,起床上课,指导弟子,再上床睡觉,然后睡醒了再继续起床上课、指导弟子……

 

  象征团圆的节日中秋都过了,柳清歌还没回来。

 

  他吃着明帆月饼送来的月饼,甜腻香润,吃在嘴里,却甜不到心底,他虽然似乎很认真的一直在想着怎么处理派内事务,脑海里却一直有道声音盘旋不止,盖过他的思考。

 

  他闭上眼,把饼渣抹掉,却抹不去真正想忽略的。

 

  那道声音仍然逡巡不止。

 

  「你快回来。」

 

  他说出口,嗓音与那道声音重合。

 

  「清歌。」

 

 

 


评论(17)
热度(107)
2016-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