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自救系统AVG改造计画>28

  各章传送门:0~23~56、71011121314~1617、181920香涌21、22232425、2627

 柳沈好像逐渐冷了,最近好挫折!

不过莫名被人黑单也是醉了,这使我本来不想继续柳沈的心又热了起来,打落了牙和血吞,闭关再战!←

快结尾了,大概再两章,外篇不定。


 

 

 28.



碎肉小車:

不老歌

長微博




 

他真觉得奇了。

魔界霸主洛冰河正乖巧地待在苍穹山上和大家其乐融融,怎地堂堂苍穹山派还会被人一夕围山?

 

当他看到罪魁祸首时,就笑不出来了。

这TM是开挂主角洛冰河他老爸啊!虽然现在系统给搅成了AVG,照道理说主角光环应该已经易主,强度减弱,不成威胁,却不知道他老爸到底适不适用啊!

 

岳清源对上天琅君,嘴角噙血,另一头魏清巍则和众弟子应付竹枝郎,而本应关在灵犀洞的漠北君……居然在和纱华铃对杠。

他忽然感觉整个人有些不好。

 

穹顶峰殿已经被轰得七七八八,挂在其上的匾额摇摇欲坠,但显然这大把魔族并非为了摘下苍穹山派的尊严而来。柳清歌拥沈垣并挟百战峰众来至,俨然为苦战的同门投下一颗巨大的鼓舞神丹,广场中众人一面欢呼,一面杀得起劲,柳清歌将沈垣放下,用脚踢起伏在地面的乘鸾,提剑要战,却被沈垣一把捉住。

 

「别去,你的伤还没好全!」他道。

柳清歌焦急地望向还未将剑出鞘的岳清源,挣了挣,「放开我。」

他来了气,「柳师弟!」接着扑上去把他抱住。

一系列动作是情急之下所为,他也未有闲暇想到是否妥当,只是紧紧抱着不放。

他咬牙,「你当我死了么?!待着!!」

谁知怀里的柳清歌浑身僵硬,「你……」

 

远方忽然传来戏谑的调笑。

 

那边得了空的天琅君乐呵呵道:「沈仙师?柳仙师?」

沈垣满头雾水和柳清歌对看:「你认得我们?」

天琅君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久仰久仰。」

他贴着柳清歌的肩头,「久仰什么?!」

岳清源飞身冲上前,送给天琅君气势万钧的一掌,他无暇回答,沈垣便将脸转向怀里的柳清歌,那人也是满眼的莫名其妙。

 

正跟魏清巍缠斗的竹枝郎却替他的主子回答了,「两位,果真是……『那种』关系吗?」

 

……

哪种关系,啊?你倒是说清楚?你敢说我敢应!

他在众人、众魔打斗间却仍寻隙来涮他的百十道目光中默默放开柳清歌,战势因此还微微一缓,待他放开,又俱是热烈厮杀起来。怀中那人蓄势已久,重获自由便一飞冲天,他连忙踩剑追上去,意外顺利就把人拽下地来,「柳清歌!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死这儿!」

柳清歌踉跄落地,仰头喊道:「沈垣!」

 

就在这时,一道雪亮剑光掠过,他竟也从修雅上被掀飞下去,柳清歌足点地蹬上半空,轻巧将他接了满怀,身子一旋冲力减缓,稳稳当当落在地上。

 

洛冰河乘正阳降落,一身白衣飘飘,他跑上前,在两人面前咚咚两声跪下来。

他一向沉稳,此时点却仍是少年模样,青涩气质依稀可见,他自打与同门相处融洽之后,就少见他眉眼透着不服输的坚硬倔强,可眼下他又跪得那样决绝果断,好像这世上除了沈垣再也没有他人能令他臣服。

「师尊。」他仰头看沈垣,双眼亮如寒星,一如数月前在绝地谷的无间深渊之前。

「你这是干什么?!」沈垣怒气冲天,也顾不上装什么逼了,反正他早就掉马,不必再演。「你可是在忤逆为师?」

 

「师尊,您也知道现下情况非比寻常,才会如此焦急。」洛冰河轻轻道,「弟子冒犯,还请师尊恕罪。」

其实用不着他说,战况已经相当明显。

就算有百战峰众的加入,可双方的数量差距及续战力都是相差悬殊,现下也只是勉强打成平手而已。

沈垣从柳清歌怀里脱出,死死瞪着洛冰河,「你……你想干什么?」

「那日为了打败漠北,弟子不得已动用了魔气,我是前来认错的。」洛冰河低首道。

「你小点声,说什么胡话?!」现下无数双耳朵听着,他怕是要暴露了,却仍替他说话,「起来,这事往后再论,为师没有余暇慢慢听,掌门师兄他……」

洛冰河却高声道:「师尊!」

仔细一看,洛冰河的眼底的痛苦焦急并不比他少,却异常坚定,沈垣瞬间什么都懂了。

他脸色一白,逐渐变为铁青:「我不许你这么做……」

「师尊!」他拉住沈垣缟白的裤脚,「柳师叔和掌门师伯都因为无厌子受伤未愈,而那天琅君又明摆着至死方休,弟子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还望师尊成全!」

他救洛冰河,让他好好待在苍穹山派,为的只是想许他一个正常的童年,可为什么天命总不放过他?!

沈垣颤声道:「你答应过为师什么,难道都忘了?」

洛冰河凄凉一笑:「师尊说的,怎么能忘?」他弯身作了个长揖,又叩首数回,「弟子想保护苍穹山派,想保护您。您说的,这儿是我的家。」他又侧头望了望柳清歌,「何况,师尊每日都与柳师叔眷侣神仙一般卿卿我我,弟子真是没眼看了。」

沈垣脸色红白交加:「说什么胡话?起来!」

柳清歌也来拉他,柳沈两人一左一右,洛冰河居然也乖乖地被揪着站起,漆黑的瞳仁逐渐染成了深红。

「恕弟子窥视师尊隐私之罪。弟子……曾在师尊的梦境看过您自爆死去。」他周身魔气藏之不住,却是满溢哀伤。「若是真的,弟子……弟子再不想看您……」

他没有说下去。

身形一晃,下一刻,他身影便已立在战线之前!

穹顶峰上,魔气冲天。

 

洛冰河从敌我两方酣斗中插入,爆量气劲一震,对战者皆往反方向被冲开飞出数丈,漠北君闪现在洛冰河身侧,与他一左一右攻向天琅君和竹枝郎。

天琅君笑道:「若是战况更烈,便更好了。」

魏清巍双剑齐出,一面道:「魔孽,你究竟想做什么?!」

天琅君摸下巴:「传说世间有浩劫,心魔剑便出。我便是为此心魔剑而来。」

洛冰河冷笑一声,从袖里拉出一柄紫光潋艳的魔剑,「你说这个吗?」

要命! 

至少本该在三年后才自无间深渊中捞出的主角金手指,竟然现在就拿到啦!现在洛冰河才十七岁,毛都还没长齐呢!

这特么不是AVG吗?怎么外挂比之前开得还强啊!

 

纱华铃这时化作红影掠向正在闭目疗伤的岳清源,沈垣把欲上前的柳清歌推开,上前挡下致命的血爪,修雅齐齐削掉她前端指甲,她娇斥一声,媚眼一瞠,再次扑过来。

这女人不是为了洛冰河连老爸都能坑的吗?啥时候被招进天琅君座下了?再说这天琅君不是被镇压在白露山下吗?你搞得我好乱啊!

 

桀桀怪笑又从洛冰河那处战圈传来:「沈仙师,无厌子跟我说了很多『你们』的事情。」

WTF?!

「包括你和柳仙师那不言而喻的纠葛、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不断闪避数回洛冰河与漠北的前后夹攻。「说起来,真该谢谢他,带着我的外甥替我找到了露芝重塑肉身……」

所以……无厌子逃跑会逃到白露山,并非凑巧?

洛冰河却不给他机会继续,心魔剑魔气盎然,却流淌得十分清澈妥贴。

沈垣知道,控制心魔剑的诀窍,便是能制住自己心中的魔,有一颗坚强之心。

以前洛冰河做不到的,他现在竟然做到了,不仅比以前早,还做得更好。

 

纱华铃终究是小丫头片子,毛毛躁躁,又向来自傲轻敌,数招之后,便已如屈居下风,沈垣不想下重手,现在纯粹只是陪着她玩儿罢了。

而天琅君还在那贫嘴不已,洛冰河在空中斩出空间裂缝,刮起一道幽冥烈风,把包括他在内的魔族头子们全都卷进乌黑扭曲的缝中,沈垣一记暴击炸给了纱华铃,准确无误地把她送进去。

洛冰河临走前,只是平静地回眸一望。

彷佛与万水千山诀别。

 

 

 

 

 

 

(29)

评论(47)
热度(108)
2016-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