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自救系统AVG改造计画>27

  各章传送门:0~23~56、71011121314~1617、181920香涌21、22232425、26

 

  (我依然是存稿君)早上六点发文试试!

开学季要开始忙了,更新可能会变慢,AVG也即将进入尾声啦!

约5、6章可能就结束了,外篇不定!

目前为止,某月想写的基本快写完了,也必须开始著手收尾啦!

感谢陪某月到现在的大家,你的热度与评论对我是很大的鼓励唷亲~

∩(´∀`∩) 向污婆们预告下,将来会有车的请稍安勿燥,敬请期待~

*友情提醒:沈垣是从花月城自爆后开始进入AVG的,所以这里的世界观是没有自爆后的剧情发生的~

 

 

 

 

 

 

27.

 

 

「……你说什么?」岳清源微微睁大了眼。

 

抵在沈垣胸前的剑,其实轻得随时可以推开。

岳清源,终究还是心软。

 

「岳掌门,您可知道日月露华芝此物的来历与效用?」

他摇了摇头,沈垣便继续道:「日月露华芝的另一个名字,称为肉芝,肉芝顾名思义,便是真的能活死人、肉白骨。」

岳清源颤声道:「你莫不是要……要……」

「你莫非要复生沈九?」

一道熟悉的嗓音,远远传来,回荡在夜空高木之间,带了飘渺空灵之感。

树荫处竖立的皓白人影很快现身,脚下几个点掠,便挟风而至,用指尖挑开了抵着沈清秋的玄肃。

「柳师弟何时睡醒的?」沈清秋挥挥折扇,朝他眨眨眼。

柳清歌面色顿时殷红一片。

 

岳清源却是脸色一白,差点握不住手中玄肃,「你说……要让小九活过来?」

沈垣低首施礼道:「……岳掌门,也许你不信任我,可这件事到底需要些时间,你可以给我时限,时间一过,届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柳清歌立即拦在他身前:「师兄,你不能杀他。」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人能令柳清歌打从心底服从,岳清源绝对是排在了第一个。而此刻,他却愿为沈垣站到了这样的人面前、站到了他的对立面,甚至方才还为了他推开了玄肃剑。

沈垣不禁苦笑。

 

岳清源一叹,「我从黄师弟的刻意刁难中把你保下来,从来就不是想降罪于你。」他把玄肃背回背上:「小九自小孤苦,一生要强,心性早已被折磨得扭曲,他永远要为自己得不到的去伤害别人,如此怀恨的活着,他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复,若是能在铸下大错之前消弥于世间……终归……算是件好事吧。」

 

沈垣的视线从柳清歌的肩头越过去看他,有些诧异:「岳掌门,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复生沈九么?」

 

他转过身去,玄色的衣袂飘动,背对着他们,抬起头,只见漫天星斗灿烂,神似那日的溪河水光潋滟。

他想起那是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和沈九在溪边玩水,而那之后,他们在街上与人发生冲突,沈九用了一生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的义气救了他,因而被秋剪罗相中买进了秋府。

他一字字道:「能活,还是活下来得好罢。」

 

 

 

 

他的这份心思,沈垣也许是明白的。

岳清源此人生平功力深厚、稳重内敛,在原作之中分明被描摹得牛逼轰轰,实力就算拚不赢失控的洛冰河,也足能逃脱,怎么就落得一个万箭穿身的下场?

他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沈九在岳清源心中的地位,比沈垣想象得还要深重。一开始,他以为他只是特别爱护自家人罢了,却不想他与沈九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此番自爆后,沈垣二度重游狂傲仙魔途,虽被系统搅成了攻略游戏《狂爱仙魔途》,可一遇上无厌子,他就明白了一切事情。

他从无厌子灵魂残存最深刻的记忆、以及沈九留存的记忆片段中,模模糊糊、零零散散,拼凑了不少前因后果出来。

 

过去,沈九学了一招半式就灭了虐待他的秋家,便跟随无厌子杀人放火、偷鸡摸狗,可在偶遇岳清源后,却反戈一击杀了无厌子。

一直以来,沈九都不敢违逆他的师傅,为何在遇到岳清源,就不惜一切杀了他?

答案显而易见。

 

岳清源,便是沈九幼时记忆中,那个迟迟没有来接他的岳七。

无怪乎,为何岳清源总是对沈清秋此人抱着亏欠与包容了。

 

为了岳七,沈九杀死了自己的师傅,尔后无厌子夺舍苏凡报复之时,便依着死前印象锁定了这两人为复仇对象,不想却被柳清歌坏了好事,才转而矛头指向了柳家,柳清歌因此走火入魔,岳清源亦亲自追捕无厌子,将之一剑伏法。

可他却不知道,无厌子早就修习邪法,魂魄留存,又趁机在仙盟大会中夺舍了被轰得奄奄一息的尚清华,蛰伏在安定峰,夺丹修练,伺机而动。

二度复仇失败,他逃出了苍穹山派,好巧不巧又在白露林遇到了尚清华,以尚清华性命要挟漠北助他,再一次杀上了苍穹山派。

 

之后,便是到了现在。

 

虽没有读档前梦魔前辈的梦境襄助,可凭着这些残存片段,他就足以知晓全貌。

 

岳七、沈九。

岳清源、沈清秋。

 

若没有沈垣的介入,也许沈九仍会如原作那般步入地狱般的苦果。

可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岳清源走后,他扶着柳清歌回常胜居。

虽知道他伤势最重的时候,亦是能死撑着看似无恙,可沈垣就是觉得不妥,坚持要搀,一开始柳清歌还挣了挣,可见到他眸子里隐含的情绪后,也就顺其自然了。

 

「复生沈九,对你有没有影响?」

两人打开包袱在常胜居对坐着吃夜宵,沈垣早就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一个激灵,正襟危坐。

该说的,迟早要说的。

他仔仔细细地瞧着柳清歌映着烛光的脸,「柳师弟,如果我说对『我们』会有影响,你当如何?」

柳清歌把一条手臂搁在桌上,倾身向前:「不妨直说。」

沈垣沉吟了一阵,「这个我很难解释……沈九的灵魂被困在一个异空间中,为了唤回他的魂魄,必须付出我跟你的感情……呃,简而言之,就是倾慕之情。」

柳清歌觉得莫名其妙,却仍然正色道:「是我对你的,还是你对我的,抑或双方?」

 

他想了想,系统向来只有计算柳清歌的好感度,估计不包含自己的……自己对柳清歌嘛,也就那样儿,真心是系统拿不走的。

「是柳巨巨你对我的感情。」

柳清歌挑了一边眉毛:「为何是我?何解?」

沈垣愣了愣,脑子转得飞快,什么理由都解释不上,柳清歌可不是个好忽悠的良民,最终还是弃械投降了。

他苦笑了下,「看来是时候该让你知道我的秘密了。」

 

于是他终于把系统这坑爹的鬼东西给柳清歌解释过一遍,当然,是修饰过后的版本,攻略的部分掠过不提,只能说系统便是他死去后被强迫安入沈清秋身体里的罪魁祸首,并且对魂魄一物略有心得,只要有求于系统,系统便会提出交易,而接不接受就看个人了。

「他取走沈九的魂魄,还让你付出代价取回?」柳清歌乘鸾几乎出鞘,却愣是无从发泄,「那东西在哪?让他出来!」

 

系统发出娇嗔:【我表示好害怕。】

沈垣:「滚!!」

 

「柳师弟,你冷静,当心伤口裂开……」他用手指去顺柳清歌的背,谁知反而让他更加僵硬了,「这东西和一种叫梦魔的远古魔族相似,没有实体,砍不到的。」

他坐下来愤愤抿了口茶:「你当真要为沈九如此?」

「如若不然,恐怕我一辈子将无法安生。」他幽然道。

 

柳清歌饮完一盏茶,再倒一杯,面上静若古井无波,目光微微闪烁,却是看不出情绪。

场面一下子寂静下来,外头虫鸣唧唧将沉默填满,沈垣缓缓低头把一块饼啃下半月形,两手握着油纸,却是味如嚼蜡。

良久,柳清歌道:「何时召唤沈九?」

 

「这回我想自然养成,且待肉身长好,我便召唤沈九魂魄。」

肉芝需要以血养就,为了避免过度催熟产生异常,他决定这回顺其自然,反正岳清源并没赶着他。

「这回?」

沈垣吓出一身冷汗,忙一展折扇:「没什么,我以前也曾经试验过养露芝的,否则怎会对此这般熟悉呢?呵呵呵呵呵……」

 

柳清歌敛了敛眼睑,没有回话。对于沈垣不愿多说的话,他向来也不会多问,只是默默把他拉过来搂在怀里,把他的头按到自己肩上倚着,温热的手掌抵着他后脑袋,热度透过层层发丝渲染而过,令沈垣感到有些晕呼呼的,脸也跟着发烫,烫得心尖有点颤抖的揪了揪。

 

「你要做什么我都依你。」

「……嗯。」

「只要你不犯傻就好。」

「……我什么时候犯傻了?」

「你所做之事,是为了掌门师兄吧?」

沈垣听不出他的情绪,默默点了头,缓缓回抱他。

是也不是,他只是弥补归还不了的罢。

「……但你可曾想过我。」

 

沈垣彷佛被一爪子抓住了心,眼眶一热,松开了他,意外的是柳清歌并没有放手。他抬起手,把柳清歌的脸捧起来,落下一个轻柔不似吻的唇章,然后继续望进他的眸子里去。

他看着这个人,英秀俊美、侠骨柔情,不管是读档前或是读档后,对他都是全然的支持与包容,偶有争执,也是因为担忧他的安危。

是啊,柳清歌何曾想过顾虑自己?就连沈垣都差点忘了替他顾虑自己。

只因为被沈垣救了一命,他便不顾一切来还。

若沈垣自爆后能够成功用露华芝重生,第一个见到的,便会是柳清歌为他复仇而向混世魔王挑战的模样;那样拚命、那样勇敢,无论落败了多少次,他还是打碎了牙和血吞,闭关再战。

 

就算沈垣不曾经历,却是可以预知得了的。这个人有多傻,他还不了解吗?

他还记得,出发追捕无厌子的那晚,他曾问柳清歌,他要是被附身了,杀得了柳清歌吗,就实力而言,沈垣是毫无悬念的打不过,可柳清歌竟顿了片刻,回他的是:『自然不会平白被杀。』

此番对话,其实就是在表达:死,可以,却不能无缘无故去死。

也是变相的表示──只要有理由,随时可以为他而死。


沈垣一向心细,尤其是意识到柳清歌的心思后,自然不会未曾想到此节。

恐怕这世上再没有多少人,能让柳清歌甘愿付出性命守护。

这个人究竟为什么能如此喜欢他呢。

他实在觉得何德何能啊。

 

他叹气,忍不住去揉柳清歌那颗老虎头,他没有反抗,便继续用指腹一下一下的摸了。

「若你不愿,我也想过了……」他主动把下巴搁上柳清歌肩膀,「那我们便一走了之,再也不过问什么世事。」

却不知这个动作令他轻柔的嗓音又更磁性了三分,扑在柳清歌耳里,又是百爪挠心又是身陷情沼,无法自拔。

「不好。」柳清歌沉着脸,「你说……你若不还沈九一生,你这辈子也不得安生。」

柳巨巨果然是个认死理的,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明白,选择什么其实并不重要。无论是走还是留,只要他们在一起,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何况岳清源,其实本来也未曾想让沈九回来。

他都努力到现在了,原本还死赖着不想加好感度的,可因为遇到了无厌子,中途又改变意思和系统交易了,好感度一度只为了弥补遗憾和过错才攒着,可如今他也栽了,又该怎么办是好。

 

他红着脸忍了忍心中怯意,尽量淡然处之道:「……柳巨巨啊,你还记得你说过你什么时候对我有心思的么?」

也许是错觉,柳清歌的声音有些发颤:「……记得。」

「如果是在那样早之前,我想就没有问题吧。」

「你的意思?」

「因为那个时候,『系统』还没有介入……」沈垣道,「再说,若是真心实意,感情又怎会轻易消弥?」

柳清歌紧了紧怀中人:「自然。」

「到那个时候,就轮到我来守着你了,就和你先前做的一般。我好歹是你师兄啊。所以别再说什么我可曾想过你这样的话了。」

「我……分明能保护你的。」他略有不满道。

沈垣失笑,怎么这也要争吗?

「……反正我死活打不过你,自然保护不了你。百战峰主百战百胜,你最厉害了,只有你保护别人的份,别人都不能保护你。」

他没好气,柳清歌则再度收紧手臂,箍得沈垣喘不过气,逼不得已要用自己清癯的身子硌他了。

柳清歌不为所动:「嗯。」

还真不害臊啊!

沈垣不知道的是,挨着他的柳清歌,眼帘低垂,悄然地勾起一抹极淡的笑,虽然略嫌清冷,却如同月华,缱绻温柔。

 

 

 

  下章(28)


评论(30)
热度(138)
2016-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