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

※\欢乐奇葩向/

※时间点在仙盟大会之前。

※灵魂互换梗来自可爱的: @公子苏情 \(^ω^\)

感谢大家给我充电!又有动力啦!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柳清歌猛地睁开眼睛。

他是疼醒的。

头痛欲裂,耳鸣在脑袋里叫嚣,意识混乱至极,成了一团被搅浑了的糨糊。

视线一片模糊,阳光刺眼难耐,眼眶不禁泌出点点湿润。

 

识海里彷佛有一只大手意图将他掐昏,他疯狂挣扎,拚命不让自己再晕过去──这实在太不寻常了,修练至结金丹之后,他就没再生过病,怎么现在感觉挺严重的?

抵抗了好半晌,他总算能睁开眼睛。

天花上,是竹质的横梁,床栏顶,是雪白的飘幔。

欲起身,枕边却摸到一柄折扇,起了身,却发现自己浑身赤裸,姿势清奇,白色中衣可怜兮兮的皱在角落,他惊得滚到了地上。

 

这是谁?

沈清秋。

这是哪?

清静竹舍。

 

那他……又是谁?

 

柳清歌。

百战峰峰主。

 

他绝不会承认,他是以那东西的大小形状来辨认自己的身体的。

 

他常常替沈清秋疏通灵脉,看过不少次他裸上身,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自然是一眼就能认得出来的!

 

走到铜镜前,他见到一张极为清秀雅致的脸,肤如白脂,气质晏晏,这张脸本来应该挂上温文的神情,此刻却黑云密布,如凶神恶煞,被自己的表情感染,他竟然蹬蹬倒退三步,差点摔落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做梦。

果然还是回床上去睡一觉吧……

 

他把衣服胡乱披上,才刚刚躺倒,就听到竹舍门叩叩敲起:「师尊,弟子来伺候您用早膳了。」

慢着!

他还没开口,洛冰河就端着餐盘,擅自走了进来,把餐盘往桌上一放,弯身捡起他刚才翻下来掉落的薄被和折扇,念叨着:「师尊又睡得把东西往地上扔。」他把东西放回原位,抬头看到脸色莫名铁青的沈清秋,愣了愣。

「师尊莫非是没有睡好么?」

 

他花了好阵子才找回那不属于自己的嗓音,这嗓音给他用起来,实在是清冷得令人冰冻:「没事。」

洛冰河又一愣,今天的师尊怎么不只脸色差,眼神也凶得吓人,有些七上八下地给他盥洗之后,才小心伺候他用膳。

期间,师尊的动作僵硬无比,倒像是被自己冰冻住了似的。

 

用完香喷喷的早晨肉粥,洛冰河眼神闪亮的求表扬、求赞赏,眼巴巴盯着他家师尊好半晌,却换得他眉头深锁,莫名其妙的:「嗯?」了声。

「师尊,今天的早膳不合您胃口么?」

一问之下,师尊的表情更古怪了,明显脸硬了硬,居高临下睥睨着他,老半天才开金口:「不错。」

得到褒扬,洛冰河终于收拾东西退下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咋觉得退场的时候有股冲动想要说句「谢主隆恩」呢?

 

前脚刚踏出门,就见百战峰主人御剑风驰电掣而至,黑发白衣齐飞,一声轰然巨响,竟把竹舍前的竹栏撞倒一片,整个人半跌半歪落在地上。

洛冰河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跟醉酒似的,「柳、柳师叔?!」

平时他就觉得柳师叔俊秀非常,可脸上总是一股戾气,令人不敢靠近,此时这股戾气消失殆尽,好看的眉眼含笑,略薄的唇优雅上扬,一派且柔且俏,洛冰河不禁看得下巴要掉!

 

这谁?

这哪?

我是谁?!

你又是谁?!

 

「冰河,柳……你师尊在不在?」

柳清歌叫他名字啦!天要下红雨!

平时他在沈清秋面前都只叫洛冰河:『你那徒弟』、『你徒弟』、『牙子』,好点的才直呼:『洛冰河』,从没有像今天那样叫他名字啊!

「柳师叔?你找师尊?他……他恐怕还没整理好仪容,我去帮您叫他。」他欠身,又一溜烟进去了,留那『柳清歌』在风中凌乱。

 

只因为他想起了昨晚因为太热,蹭着蹭着就把衣服脱光啦!

一个人睡倒是无所顾忌,可偏偏今早一醒,他就发现自己灵魂错置到了柳巨巨身体里头,虽不知道自己身体现在如何了,但他估计身体里的灵魂十有八九是柳清歌,自己肯定被看光了!虽然同是男性,没啥好害臊,可那般邋遢情状,本来也不打算让人看到!真真是羞愤欲死!

 

至于柳巨巨自己呢,睡姿一丝不苟,警惕非常,还和衣而眠,沈清秋一早起来,就是被他僵硬的睡姿自己给自己硌醒的,难睡,床又硬!

 

洛冰河被里面那位『沈清秋』打发走之后,两人无比尴尬窘迫又觉得荒唐的对视老半晌,喝着毫无滋味的茶,想到两个可以帮助他们的人。

 

他们上了千草峰,由于柳清歌一直处于莫名冰封、同手同脚的状态,沈清秋只好顶着他的躯壳,上前敲门。

 

木清芳却有些尴尬:「抱歉啊,柳师兄,你们峰上这个月的伤号太多了,我应付不来,药品实在不足啊!你还是请回吧。」

碰!

 

等等柳清歌你就这么不受千草峰欢迎吗?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柳清歌怎么可能会受伤……

 

吃了闭门羹的沈清秋忍不住想拿折扇搧脸,发现自己现在顶着别人的躯壳,主动上前往他本体身上摸去,柳清歌被摸得一激灵,斥道:「你干什么?!」

 

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画面,顶着柳清歌躯壳的沈清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顶着沈清秋躯壳的柳清歌,毛手毛脚被凶巴巴的喝斥后还呵呵笑说:「你的东西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呀!」暧昧又无耻的宣言,方圆十里的千草峰弟子全都不约而同摔了一跤。

 

千草峰人:没想到柳清歌原来你是这种人!!

 

『沈清秋』不甘不愿,却也无甚反抗,道:「什么我的你的?!给你就是了!!」接着亲自把折扇扔给了『柳清歌』。

 

千草峰人:什么沈清秋原来你是个死傲娇?!

 

千草峰不得其门而入,可有一个地方,却是永远欢迎他们的!

 

穹顶殿上,一番折腾之后,岳清源终于听懂了他俩的困境。

「魂魄调换?!」他沉思了阵,「让我进掌门书阁查些典籍,你们也回各自峰上查一查有没有换回来的方法吧。」

『柳清歌』点头如捣蒜,『沈清秋』却是眉头深锁。

岳清源:「换回来以前,先保持原状,这事暂时向大家保密。」

「若是换不回来怎么办?」『沈清秋』问道。

「可能……也许……得这样一辈子了?」岳清源道。

『沈清秋』立马脸孔扭曲,抱着修雅剑浑身发抖,表情看上去恨不得一头撞死。

『柳清歌』则折扇遮面,饶有兴味笑道:「柳师弟可千万要保持好我的仪态啊!」

 

灵魂互换这回事,沈垣马上就能当作乐子,毕竟对他来说,他已经死过一次,舍弃躯壳,从沈清秋身上重生,现在不过又换了个壳子罢了,况且这壳子修为高又武力爆棚,比沈清秋的壳子要好玩多了。

可对柳清歌来说,却像噩梦一样,不仅因为这壳子修为差了他点儿,从来就不喜与人接触也烦后生晚辈的他,换了壳子要每天被清静峰的几块牛皮糖推推搡搡,拿他好玩儿,他可受不了!

 

某次晚课后,又一如往常的被缠住说话,他既不忍随便动手,又不好拒绝,只能任由好几个弟子簇拥着上清静峰顶,七嘴八舌间,他只觉得脑仁疼。

 

「离我远点!」『沈清秋』忍无可忍。

 

宁婴婴嘤嘤:「师尊……师尊讨厌我们了么?!」

明帆:「师尊,你怎么能这么凶,你不是一向很疼婴婴师妹的吗?她那么喜欢您,您却……」

 

『沈清秋』欲语还休,有苦难言,分明不是他们的师尊,却无端受到指责!

沈清秋还逼着他要他安分点,若是不听话好好待他的徒弟,他就要把乘鸾拿去切猪肉!他真真受不了,他真真好心痛!

 

没想到一向沈清秋至上的洛冰河都来帮忙说话:「宁师姐只是看师尊您最近心情不好,想逗您说话而已,没有恶意的……」

 

『沈清秋』简直快要当空一口凌霄血。

他脸一黑,抱手后退数步,发作道:「随便你们!我不管了!」

 

明帆心道:「这赶脚……好眼熟,这姿态、这脾气……怎么有股看到了柳师叔的既视感。」

 

 

 

 

几天之后,岳清源终于找到了变回来的方法。

 

『沈清秋』看着自己的那张脸,而『柳清歌』也看着自己的脸。

简而言之,他们在对看!

 

岳清源彬彬有礼道:「你们好好加油,我就先出去不打扰了。」

日了鬼了!

什么不打扰了?!

掌门师兄!你难道没想过我们需要人搭把手的可能性吗?!

 

『柳清歌』皮笑肉不笑,拿折扇搧脸,一副很热的样子。

「柳师弟,你先请。」

「你先来!」

「你先!」

「你先!」

 

从刚刚起『沈清秋』听到了解决方法,脸上就青一阵紫一阵,额头上的青筋几乎迸裂,握着修雅的手抖得不停,沈清秋忙哄道:「反正就当作在亲自己嘛,没什么好纠结的。」

 

卧槽,要亲『沈清秋』那张脸他也很纠结挣扎好么!

俩人速战速决,互相按住肩膀,唇对唇,轻轻地吻了一口。

 

『沈清秋』:「沈清秋……?」

『柳清歌』:「咋没变化?!没变回来呀?!」

 

沉默半晌,『沈清秋』受不了再看到用自己脸耍蠢的『柳清歌』,只觉得自己被耍了,几乎要吐血,御剑一飞冲天,竟笔直朝着百战峰去了!

柳巨巨……莫非憋不住要发作了吧?!

 

于是,『柳清歌』到了百战峰上,看到的是这样的情形──

 

『沈清秋』站在武场中央,一身青衫如绿水飞扬,一头长发如瀑布飘动,威风凛凛,剑气激荡,举着修雅,逢人就道:「你,上来打一场!」

接着就是一阵暴打,不忍卒睹。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柳清歌不受千草峰欢迎了。

看这样子,木清芳又有得忙了!

 

暴打到不知道第几十位时,『柳清歌』终于飘飘如仙飞来阻止了。

 

季珏哭道:「呜呜果然柳峰主看我们被欺负还是愿意出头的!峰主最好了!峰主万岁!」

好什么好!刚才暴打你们的就是你们峰主本人啊!!

 

「柳……清秋师兄,你再欺负我峰内弟子,我就把乘鸾拿去切肥油兼炒菜!」

果然,此话一出,『沈清秋』马上停手,圆睁杏眼,射来一双眼刀,忿忿哼了一声,拂袖下场。

 

百战峰人:「为何今天沈峰主总赶脚变得很像某个人……」

百战峰弟子:「没想到拿乘鸾去切猪肉,沈师伯会生气啊?!跟他有关系吗……」

百战峰师弟:「柳师兄竟然会拿乘鸾炒菜?!」

百战峰上,三观尽碎的声音响彻云霄。

 

岳清源闻骚动赶来百战峰,还没开口,两人就异口同声道:「掌门师兄,你的法子根本没用。」

哎呀敢情是魂魄住久了对方的身体,连默契也变好啦?

岳清源正色道:「是我不好,我眼花看错了,真正的方法不是那样。」

『沈清秋』:「那是?!」

岳清源:「要亲没错,但还须放感情。」

『沈清秋』:「……」

『柳清歌』:「……」

岳清源:「要吸。」

『沈清秋』:「……」

『柳清歌』:「……」

岳清源:「还要伸舌头。」

 

日了狗了为啥我要对自己的身体干这种事?!

 

岳清源:「那我就先回避了。」

 

沉默了半晌,『沈清秋』开始又面红耳赤,快要发狂,『柳清歌』实在看不得本来温文尔雅的自己那张脸露出这种表情,又怕他再顶着自己的脸出去乱砍人,只好给他顺毛。

终于,『沈清秋』豁出去似的,率先动作,把『柳清歌』拉到树丛里,对着那本应该是自己的脸亲了上去。

 

先是唇齿相依,再来是轻刷贝齿,接着是湿舌交缠。

亲了好一阵,两个人都是一阵恶寒。

并不是无法真的放感情,而是一想到自己正在亲着自己的嘴,就难以释怀,那画面不要太诡异好吗?!

于是他们闭上眼睛。

似乎不要去想亲的是自己的话,放点感情好像也没那么难,思绪流转间,试探的吻渐渐变成了缠绵悱恻的相互较劲,俩直男急着展现自己酷帅狂霸跩的吻技,我啃你呀你吃我的渐入佳境。这亲起来,倒是滋味不错。

亲着亲着,一股强烈的眩晕感笼罩上来。

 

柳清歌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秀气温润的脸,他推了推他,俩人唇瓣分离,俱是轻喘了一阵才平息。

 

沈清秋:「变回来了?」

柳清歌:「嗯。」

他瞇了瞇眼,方才亲吻的滋味还留在唇齿之间,自己亲自己的诡异感似乎没了,倒是亲了对方的实感增了不少。

恍若一场迷离的梦,分不清你我的吻。

他情不自禁地靠近了沈清秋。

「柳清歌你等等!停!莫要再亲!我怕魂魄又得互换了。」

 

但他只是挑了挑眉,摁住了沈清秋的肩膀,一双眼睛盯着他。

沈清秋阻止道:「……柳师弟!」可脸上残留的红晕却毫无说服力。

柳清歌诡异的微微一笑:「你方才说,要拿乘鸾切猪肉?」

「……我说笑的。」

 

他目光闪动,拽住沈清秋:「上来打一场!」

随即灵力暴涨,一手就把沈清秋提到了武场上。

他俩一落地面,两造对立,噌噌出剑,一阵剑光四射、灵流飞窜、眼花撩乱,但,却是谁也没被打中。

 

百战峰人:「这沈峰主怎么在武场上散步似的……」

百战峰弟子:「柳师叔这是放水吗?为什么都故意不打中!」

百战峰师弟:「柳师兄居然还帮沈师兄捡扇子?他们不是在打架吗?」

 

百战峰上,一场明着是斗殴,暗里却是调情打闹闪瞎狗眼互相放水的切磋,如火如荼进行着。

俩人打着打着磨出感情来,这又是后话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完。


评论(33)
热度(250)
2016-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