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自救系统AVG改造计画>23

爆字數了,大家不要嫌棄我呀! _( :3」∠ )_

 各章传送门:0~23~56、71011121314~1617、181920香涌21、22、23

***** 

  


 

 

 

 

23.

 

 

沈清秋众人上穹顶峰前,已往各峰查看过情况。

无厌子从漠北处调派来的魔兵魔将、还有他擅操控的一群狼妖,与各峰发生激斗,派中的峰主又多数外出,各峰修为较低的弟子被杀得措手不及,岳清源为了保护他们,只好全数救来穹顶峰,其中不乏刚刚入门的低阶弟子,皆是吓得魂飞天外。

 

于是,玄肃出鞘,形成结界,守护各峰小苗子,而无厌子的条件是:要么就苍穹山派覆灭,要么就岳清源去死!办不到其一,他便两者都要履行!

 

沈清秋在殿中来回奔走,治疗安抚受伤害怕的苗子们,却时不时注意外头状况──

那边打得昏天暗地,剑光四射,乒乓作响,齐清萋嘴皮子厉害,连珠炮似的咒骂无厌子,没一盏茶工夫,就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臭了。

 

他能隐隐看到殿门口,岳清源站得笔直,却纹丝不动,后颈露出的皮肤白得吓人。

他觉得有异,却不敢贸然上前,只是远远观望。

 

一闪神,就闻殿中弟子惊呼四起。

「掌门──掌门倒了!」

 

咕咚一声,岳清源落在地上,嘴角渗血,黑色的玄端被胸前的鲜血染湿,足足暗了一截颜色!

 

那出血量,足以致命!

 

他冲了出去。

 

然而一跑出去,他就懵了。

 

玄肃形成的结界已被齐清萋和柳溟烟接手为仙姝结界,岳清源虽然虚弱,却仍背着剑站在殿外,时不时以剑气替柳清歌与魏清巍助阵,众人当中,独独缺了在山下救治漠北的洛冰河,但,却是丝毫没有谁人折损。

 

幻术!

中计了!

 

「你出来干什么!」

齐清萋怒斥的声音,亦成了他意识远去前最后听到的话。

 

 

 

 

沈清秋再次睁开眼睛时,神貌样态,俨然已成另外一人。

 

无厌子。

 

他举修雅剑偷袭岳清源不成,转而御剑逃跑,纤长两指送入口中,吹了声口哨。

无数狼妖旋即从四面八方朝穹顶峰涌入,一股邪气与野兽气味扑鼻而来,不过须臾,穹顶峰殿就被密密麻麻的数百狼妖团团包围。

无厌子失了漠北助力,又被柳清歌等人打得节节败退,只好冲天而起,在狼群掩护中走为上策。

临走前,他瞥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岳清源,用沈清秋的面皮扯起得逞的笑。

 

也许,真正的复仇并非令人死去,而是令他坠入深渊──

 

「柳师弟,你快去把沈师兄的身子夺回来!这里我们顶着!」魏清巍吼道。

不用他说,柳清歌早已御剑追得老远,半空中无暇应答,化作一个小点。

 

乘鸾飞驰,追上的剎那,柳清歌一手抽出安神剑,抢身瞄准了沈清秋手臂之处划去,那人身形一闪,赤手空拳便夺了白刃。

高速飞行中,剑势难以控制,无厌子捉着剑尖,胸膛一挺,竟生生往要害处撞,柳清歌凌空一脚把他踹开,连忙抽回安神。

「你……!」柳清歌气结。

「来啊──杀过来啊。你就这么心疼这沈九的躯壳么?」

 

无厌子心中愉悦,知道柳清歌的罩门何在,过招几回,顿觉无趣。

修雅剑载着他稳稳招架柳清歌的攻击,他手上虽没有武器,却显得相当轻松,掌法变幻莫测,明显占了上风,

而柳清歌乘着乘鸾,手中一柄安神剑,招招却是处处留手、诸多顾忌。

如此一来,手握兵器的硬是打不过手无寸铁的。

 

无厌子笑意盎然,柳清歌多次尝试划伤他未果,仍不死心地出剑,奈何无厌子身法灵活,又占主导位置,柳清歌一时之间竟拿他没有办法。

 

屡次过招,柳清歌都瞄准无伤大雅的肩头或是手臂,这回他见无厌子身形凝滞,以为就要得手,无厌子却忽然收势不动,故技重施,他赶紧调转剑身,避开险些击中的要害,剑势一歪,破绽便出,无厌子劈出一掌,气势汹汹,几乎贴着柳清歌心口拍去。

柳清歌硬是接住了那掌,重重回劈,无厌子冷笑一声,顺掌势翻身离剑,往下跳去!

 

他下坠得相当之快,柳清歌欲上前抢救,却被修雅挡住,与安神双剑交击不断,火光四射。

 

眼看沈清秋的身子迅速坠落,一股惊惶烧上心头,脑中唯有一个念头,把他整个人淹没──

 

你不能死。

 

他不顾一切地俯冲而下,硬是摆脱修雅的纠缠,就连背上被削了一剑,也浑然未觉。

 

几个旋身,他便接住了半空中的沈清秋,可这并不是最难的事,由于摔落的位置过高,下坠的力道太大,连着乘鸾也被这重量带得往下俯坠,而这时,已经离地面不过几十丈了。

 

他紧紧抱住了沈清秋,凌空翻转身子,把自己垫在了下方。

 

接着,巨量灵力徒然炸出!

他释放全身灵气,凝成一蓬稠厚的灵盾,罩在了即将落在地面的乘鸾与自己背上,强烈庞大的灵流,光芒万丈有如白昼,范围之广,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气流尖啸而过,一声轰然巨响,两人终于落于地面。

 

即使已有准备,巨大的冲击还是令柳清歌呕了一口鲜血,险些被落地的余波震晕过去。

但他还不能失去意识。

 

无厌子在笑。

 

他率先自柳清歌身上爬起,毫发未损,不住放肆的大笑。

那笑声令柳清歌耳际隆隆作响,随后白光一闪,他想避开,身子却不听使唤,只能挪动一半!

修雅长剑从天而降,猛力贯入他的右腹,他闷哼一声,剑身仍在没入,深至剑锷,将他牢牢钉在地面上。

 

无厌子握住剑柄,迅速拔剑而出,带出一鸿血虹,艳红血珠斜洒遍地。

柳清歌忍住了满口的铁锈味,却没能咬住那有如狂啸的痛吼,震耳欲聋,竟把无厌子震退三步。

那张熟悉的雪白面目,细梁修眉,惊愕又嫌恶地看着他,那模样,竟有三分神似过去的沈清秋。

 

「我记得,先前你说过要讨回你当日的屈辱,不是?怎么就没力啦?」他狞笑着走上前。

柳清歌不答,闭上了眼睛。

 

「死了?」

无厌子拍了拍染上不属于他血的衣服下襬,笑得眉眼弯弯,若这壳子不是被无厌子占据了,那么这抹笑,足以令人醉心。

 

他蹲下来,去探柳清歌的鼻息。

口鼻之间,俨然已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流淌。

 

他满意地笑了笑,忽然,手臂传来一抹锐痛。

 

耳鸣嗡嗡响起,震得他几乎要跟着尖叫,一股浩然光明之气自手臂痛处猛然灌入,强势地要将他从不属于他的身体里赶出,同时,他竟头一回感到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正在激烈挣扎,要将他挤出身外。

 

他的灵魂骤然剥离出体一半,剧烈疼痛从元神深处传来。

隐隐听到脑海里,有人在呼喊。

「柳清歌!」

 

无厌子仓皇逃出,灵魂凝成了一只惨白的婴儿,吸收过多丹元,竟让他的元灵畸形成了元婴状,但他仍是动作敏捷,欲寻附近生物上身逃跑,才发现因为方才的下坠冲击,他们的周围已经一只蚂蚁都不剩了。

 

他惊恐万状,只见刺白剑光一闪,菱形的剑尖在他的视野里迅速放大、放大、再放大。

他听到婴儿般的凄厉惨叫。

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柳清歌按着腹部,握着安神剑,凌厉一剑将无厌子刺得魂飞魄散,死白的魂魄四处溅落,他摇晃了下,本想收剑,谁知道已经恢复的沈清秋冲过来,抢下安神,把剩下的残魂落魄全部再刺得粉碎。

 

他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狂刺猛削,一回头,脸色柔了柔,向柳清歌解释道:「多补几剑,我比较安心。」

 

「你……」柳清歌抹去嘴边血污,看他又踩又跳又是戳的,活泼得很,想笑却扯不动嘴角,「你没事了?」

 

沈清秋骤然变色,不敢置信道:「柳巨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问我有没有事?你……你就不能先担心自己吗?!」

他扔下安神,把柳清歌放倒在地,立即替他处理腹部伤口。

万幸,血流得虽多,却并无大碍,加之修道之人身体素质高于常人,血止住了便已无事。

 

沈清秋伏在他身上,认真无比地替他检查身上的每一吋肌肤,包括连背上的也仔细地包扎了一遍,末了小心翼翼地替他穿好上衣、拉好襟口。

 

他们漏夜赶回,此刻已黎明将至,天色微曦,这儿不知是苍穹山外哪处的原野中,方才坠落之处,一整片草木都被轰没了,露出一片干燥砂土,两人正好就躺在这上面,一缕缕清风拂来,减轻不少柳清歌身上的疼痛,他仰头望紫蓝色的夜幕,群星有如金砂,在乌河中闪闪发光。

 

忽然,他发觉伏在身上的人不动了。

 

「沈清秋?」

 

那人安静不答,他有些急了,右手伸出,却牵动右腹伤口,咬牙忍了忍,换左手去摇沈清秋的肩头。

他还是没反应,垂落的漆黑发丝遮住了脸,看不见表情。

 

「喂……」

 

一滴、两滴。

 

天空好像落下了雨,淅沥砸在了脸上,柳清歌伸手一抹,发现这雨水相当温热,鬼使神差的,他把手指送到嘴边一尝。

 

咸的。

 

沈清秋哭了。

 

他目光闪动,旋即把人按到怀中搂好,一只手轻柔地在沈清秋后心打着节拍,像在安抚夜里作了噩梦的稚儿。

 

沈清秋面朝下,脸深埋柳清歌的胸膛,肩膀隐隐耸动,柳清歌拍累了,就沿着他的背脊来回摩娑,良久,他才平静下来。

 

不曾想到竟是沈清秋先开口。

他哑声道:「你煮的一桌饭菜和甜品,很好吃。」

没头没脑,但他却懂:「嗯。」

「你不用再给我补充灵力修复丹元,我已好了。」

「无可解呢?不必按了?」

「……按摩还是要的。」沈清秋干巴巴道。

「好。」

他忍不住道:「你方才为什么不直接用安神剑捅我算了?」

「你会疼。」他顿了顿,「再说,他太狡猾,我不能冒险。我无法保证他会不会与你同归于尽。」

「疼算什么?!」沈清秋几乎想咆哮,「一点点疼算什么?!」

他看着手臂上那一抹剑伤,终究觉得太浅。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剑捅死自己算了。

被无厌子夺舍,帮不上忙,还要拖累柳清歌,真真儿差劲无比。

「不行。」柳清歌道。

意思是一点点伤都不行。

沈清秋把头埋得更深了。

 

良久,沈清秋轻声道:「谢谢。」

柳清歌挑眉,「不必。」

沈清秋终于抬起爬满泪迹的脸,几乎要生气:「怎么不必?!」

干了这么多好事,劳资谢一声怎么了?!

一把无名火熊熊烧到心头,让他整个人几乎跳起来。

这把火,却是向着他自己的。

 

他用袖子把脸抹干净,也顾不上丢脸了,反正哭就哭吧,他也不知道他刚才是哭个什么劲,也没病也没痛的,除了被安神划一下、无厌子离体时疼痛同步了会,根本没屁大点事,比起惨兮兮的柳巨巨,哭一下根本不算什么。

 

系统在一片只有呼吸声的宁静中响了一回提示音。

【恭喜您,柳清歌线Boss已顺利清除!好感度+2000!】

【您已使攻略对象柳清歌受伤,是否存档?】

他愣了愣,原来不是他自主动手的也能算上?!经过这么多事,他早就把让对象受伤就能存档这回事忘了。

他赶紧存好档,又趴在柳清歌怀里不动了。

 

「你让我怎么谢你才好啊?」他闷声道。

「说了不必。」

「为什么啊?」

「我不知道。」

好感度都9600了,你倒是给个说法啊。

「柳师弟,你想想,你会对别人这样吗?」

「……怎么样。」

「天天给按摩、煮饭,还老带着飞,一出事护得比谁都快。」

「会。」

沈清秋倒抽一口气,「对谁?!」

「溟烟。」

「……」

给妹妹按摩?!说笑吧你。

肯定是骗人的!

「除了她呢?」

「不会。」

「这便对了。」沈清秋面色白了白,心情复杂的替柳清歌理清了心思。「你会对妹妹搂搂抱抱,还带亲的吗?」

「男女授受不亲。」他绷着声音道。

 

「柳师弟,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

 

柳清歌的身子明显的一震,彷佛艰难无比的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沈清秋。

看他这样子,估计抵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搅基了吧,沈清秋心中摇头,如果自己是年纪轻轻的娇气妹子,对柳清歌这种态度,怕是要七窍生烟的跑了吧,这样哪里撩得到妹子呢。

会被撩的……大约只有……

他没继续想下去。

 

谁知,柳清歌只犹豫了须臾,便掷地有声道:「是。」

沈清秋震惊了。

这人竟然会如此老实!

他摸了一把柳清歌的额头和自己的比对了下,没烧。

又揉了揉他的眼角,瞳孔正常且清醒,没睡着。

 

任意揉捏了会柳清歌的脸,就被他阻止。他用双手固定沈清秋的脸,定然凝视着,一字字道:「和我结为道侣。」

 

心中那阵发慌登时堵上喉咙。

他也回看柳清歌,可眼前忽然无法老实对焦,那张美好的脸,犹如被泪花打湿般面目模糊。

他怕看清楚了,那一股奔腾的思绪,就要破壳而出。

 

单身狗了这么多年、直了那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被男人喜欢,这就算了,连他自己居然也搅了一回基啦!

 

一直以为这一切都是系统的胡来才得以发生,可终归人是感性的动物,被人保护、照顾得如此妥贴,这份感情,能放着不管吗?

 

豁出去似的,他点了一下头,怕柳清歌看不清楚,又点了两下头。

 

他的表示,柳清歌尽收眼底,心满意足似的,他凑过来吻了吻沈清秋的嘴角,轻得几乎是擦过而已。沈清秋躺回柳清歌的臂弯中,仰视甫亮的晨空。

 

整个人感觉彷佛不是自己的。

 

安静半晌,沈清秋欲言又止,仗着一股冲动,问道:「什么时候喜欢的?」

柳清歌默默望天。

「这对我很重要。」沈清秋郑重道,「是不是在仙盟大会之后?」

人就是这样,分明已经在一块了,却还要追究遥远的过去。

想要追究这份感情,是否全是真实,毫无虚假?

 

「柳师弟──」

「柳巨巨──」

「柳清歌!」

 

「我不清楚。」

「怎么会不清楚!」沈清秋炸毛。

柳清歌叹了口气,「溟烟告诉我,若我目光一直不由自主跟着谁人跑,那便是喜欢。」

「那你究竟是……呃,什么时候跟着我跑的?」

虽然这话问出来有些不知羞耻,但他已经没了平时吐槽自己的那股诨劲儿了,他只想知道真相。

等了许久,久到他以为柳清歌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感觉到那人圈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

柳清歌终于沉声道:「无可解。」

「啊?」

「你中了无可解之后。」

「……哦。」

那时:①是在仙盟大会之前、②也是还没玩AVG之前、③却是沈垣穿越过来之后、④所以柳清歌喜欢的不是沈九、⑤也不是系统介入才喜欢的沈垣、⑥原来柳清歌早就喜欢他、⑦难怪从以前就老是捡他的折扇。

 

沈清秋不由自主跳起来,亲了一下柳巨巨,啵的一声。

柳清歌莫名其妙,声音却柔软下来:「怎么了?」

 

如果没有重新读档来到AVG世界。

如果从没有重生到《狂傲仙魔途》。

如果他在现世寿命已尽。

如果他没有看过这本书。

 

他便不会遇见这个人。

 

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吻到一起,吻雨细腻缱绻,滋润得心尖温热妥贴。

沈清秋伏在地上,垂落的发丝被柳清歌往后拢,他手则垫在柳清歌后脑,令他微微抬头,好让亲吻能更深入。

虽略嫌慌乱,可落下一吻的节奏鲜明,两人很快就相互配合起来,一来一往啄来啄去,小鸡吃米似的。

两人的睫羽微微卡了一下,沈清秋稍微分开看了会,立马卧槽,柳巨巨这眼睫毛,细密纤长,扎人会疼,可以杀人啊!

攻略柳巨巨,有生命危险!

 

系统煞风景的嘤咛一声:【柳清歌对您已告白,您的回应是?选项:1.我也喜欢你。2.……】

 

沈清秋没听完,果断选一,继续接吻去了。

 

 

 

下一篇:24

评论(42)
热度(122)
2016-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