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弓

我願隨你一同落地成埃,
即便你的死亡埋在等待。

© 月弓

Powered by LOFTER

柳沈<自救系统AVG改造计画>19

非常沒良心的晚更了19!这章写得有点赶!!

最近真的是挺忙!!嗷!!需要抚慰!!需要支持!!

各位姑娘準備好了嗎?!

预告了这么久,我这就公布下一更--

也就是20章的更新时间为:2016/08/07 00:00!!

沙发等你来坐哦!!活动规则大家都明白了吗?!嗯?!

不知道的去前面看看哦亲!欢迎大家来参加!么么哒!

各章传送门:0~23~56、71011121314~1617、18



*****


 

19.

 

 

 


 

 

前面的人怒火中烧,后面的人笑得欢快。

沈清秋趁着其他人被远远甩在后头,毫无形象捧腹大笑,眼泪都要流出来。

柳清歌无奈地回头,「有时候,我真看不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

 

沈清秋笑没停:「我是什么人,柳巨巨还不清楚吗?」随即继续哈哈大笑。

「你变了很多。」未曾见过他笑得如此畅快,柳清歌挑了一边的眉。「不,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


他戳了戳柳清歌的肩膀,半开玩笑道:「如果我说我不是沈清秋,你信吗?」

柳清歌转向前方,留给他一个挺拔的背影。「我信。」

 

心里一跳,他看着他,慢慢收起笑容。

「你真信?」一股惶然爬上心头:「那我是谁?」

「我说过了。」柳清歌淡然道,「你就是你。」

 

柳巨巨……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他很想问,却不敢再问,何况柳清歌看上去不怎么想继续这茬,他只好识相的闭了嘴。

自己完全像是夺舍了这个身体才能活下来,他不是从没想过捅出真相的后果,面对这许多他本不应该认识的人,后果可想而知。

 

也许会和无厌子一样,被安神驱逐吧?

只是,他毕竟是系统召来的一抹灵魂,在这个世界中,他等于就是沈清秋这个人,安神肯定不能把他当作夺舍的邪灵驱逐。如此,沈清秋又该如何呢?继续霸占这个身体,逃出苍穹山派?还是……就地伏法?

 

不管结果会是如何,想必他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惴惴不安地行了一天路,他们往南而行,飞剑比起马车要快上许多,太阳下山之际,就到了幻花宫的势力范围,这儿四季如春,气候温暖,在容城穿上的薄袄众人都不约而同脱下,扔给了洛冰河。

见他抱着满怀衣服,沈清秋就过去帮他全收进乾坤袖里。

 

「谢谢师尊。」洛冰河微微诧异,赶忙低头道谢。

 

他们停步于幻花宫阵法笼罩的结界之外,众人都只觉眼前似乎有一道屏障遮蔽,沉重的压迫感隐隐散发而来,六个人都是一阵皱眉。

此阵不但传音入密透不进,一走进去还会迷路,魏清巍正伤脑筋要不要用最原始的飞鸽传书报信,就见柳清歌昂首阔步,往阵法内走去。

 

「柳──柳师弟?!」魏清巍困惑又讶然,柳清歌在离众人两丈处停住。

却不是被他喊的停。

柳清歌身周带起一阵罡风,乌发与白衣齐飞,四周林木花草皆被剑气激荡得摇晃不已,杀意暴起时,彷佛有飓风席卷而至,无辜的树枝与草叶,瞬间被飞镰般的气劲割裂。

他在漫天飞舞的枝叶残片中款款而行,每走一步,背上的乘鸾便炸起一阵灵光,沈清秋感到一股比结界阵法更加刚烈沉重的威压排山倒海而来,彷佛有只巨大的手沉甸甸按在肩上,要将你压得跪趴而下、双腿瑟瑟发抖,霎时间竟无人敢上前一步。

 

接着,他手比剑指,气势万钧的凌空一劈,一声暴响接踵而至,如同惊雷炸裂──只一瞬间,众人面前那铺天盖地的凝滞感便一扫而空。

 

他竟直接破了阵。

 

不用剑,就破了闻名天下的幻花宫结界阵法?!

太TM牛B了!

 

齐清萋最先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一剁脚,道:「你干的这是什么事儿?!把阵给随随便便就砸破了,我们非让他们围起来打一顿不可!还追查什么犯人?能用文明点的方法吗?!能吗?!」

 

跟百战峰主讲文明?!

不能!!

 

「一破阵,他们就知道有人来了,省得再用什么飞鸽传书。」柳清歌道。

 

齐清萋颤抖着手,指着他:「你……」

 

柳清歌忽然侧头看过来,「沈……打开追踪印记。」

你不喊师兄就算了,现在连名字也懒得念完了吗?

 

含糊应了声,他依言往自己手心注入灵力,一道银白明亮的光束便自众人头顶朝白露森林射去,每个人都是抬头一望。

沈清秋也是如此,然而收回视线时,本该在眼前直直站着的柳清歌竟然不见了。

 

「……哥!」柳溟烟抽剑欲追,身形却一顿,一回头,发现是沈清秋拉住了袖角:「沈师伯……?」

沈清秋沉着脸摇摇头,并用下巴往柳清歌方才站的位置一点。

 

数名身穿浅淡黄衣的幻花宫弟子们,已然翩翩来至,各个都是容姿绰约、纤巧可爱,在她们面前为首的少年一身雪白,容颜俊逸温和,目光诚恳,正朝众人深深作揖。

沈清秋惊道:「公仪萧!」

这特么不是被天琅君座下那条夭寿蛇竹枝郎白白弄死的小可怜吗!

「承蒙沈仙师不嫌弃,竟记得晚辈名讳。」公仪萧目中带喜,却语气谦虚,深深低首:「只不过,诸位前辈如此大动静将本派地界阵法全数破除,究竟是所为何事?」

 

看到小可怜还好好活着,沈清秋不禁想掬一把热泪。当初忘了他的名字,还要打飞机菊苣提醒,眼下看他这般开心,倒有点心虚了。

 

他低头想了想,诸多考虑之下,总觉得明说来意很不合适,上前道:「我等路经此地时,遭遇了一匹奇异的蛇兽,方才是对付牠才无意间破了阵法。」

 

除了洛冰河,其他人俱是又惊又疑的瞪大眼睛。鬼才相信打个魔物需要破坏所有阵法才打得了!

 

哪知那公仪萧配合得紧:「原来如此,晚辈就想,以诸位前辈的修为,定能神不知鬼不觉破除这护宫阵法,怎么还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动静……那魔物,晚辈似乎从未见过也未曾听闻,若发现了,定将除害。」

沈清秋忙摆手道:「那魔物未有害人之心,公仪君还是勿贸然行动。」顿了顿,又急急补充:「三年内,你都千万不要伤任何形似蛇之生物,否则将会惹来杀身之祸。」

 

现在是当初洛冰河被打落无间深渊的时间点,此时他正好与打飞机菊苣来采露芝,就是在这儿遇到了竹枝郎,起了冲突,才种下了让公仪萧无辜枉死的因果,现在既然还有挽救余地,自然不能让他再死一次!至少,该让他避开竹枝郎冲突的机会。三年后,竹枝郎估计就会离开白露山了。

 

公仪萧听得一脸困惑,貌似急欲询问原因,却勉强忍下了,毕竟他作为一个晚辈,不该过问前辈给予的忠告。

前辈的卜卦料算之能,岂是能与外人道的?!他眉目转喜,就道:「谢谢沈前辈给晚辈的警醒,晚辈自会小心。」

 

他一段话说完,与身边的同门对视一阵,又低首行礼道:「诸位既已至此,不妨前来敝宫作客。」

 

沈清秋与众人面面相觑,都是面有难色。

「我等还有急事,恐怕不能久留。」魏清巍道。

 

这下换公仪萧面有难色,踌躇道:「可……家师也知晓了阵法被破,令我来查明原因,若诸位前辈匆匆离去,晚辈怕不能回去与家师交代。眼下……诸位前辈已奔波劳苦,天色又已向晚,不如就留下一宿,晚辈一定给诸位安置在宫中上好的客房。」

 

其实他说得不错,平白把人护宫阵法全破,非但不说明原因,还拍拍屁股走人,怎么看都是赤裸裸的流氓行径啊!

老宫主要是过问,公仪萧这个认死理的乖孩子定会如实回答来人身分,到时苍穹山派不黑也难!

 

眼看不能拒绝,沈清秋向正欲拒绝的魏清巍使眼色,抢先一步道:「有劳了。」

 

众人无话,各怀心思,浩浩荡荡进了幻花宫,一行人向宫主说明原由并赔罪后,就顺利的住下来了,公仪萧果然没食言,不但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客房,还是幻花宫内数一数二奢侈豪华的客房,然而,各人一入客房,同时又都夺门而出,只有沈清秋一个,还饶有兴致地扑倒在大床上。

 

齐清萋连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而入,其他人也奔相来至,看到沈清秋在床上翻滚,都是瞠目结舌。

连洛冰河都不禁瞪圆了眼睛。

师尊这是在……打滚?

一向正儿八经的师尊竟然在床上打滚──?

 

「你在打什么主意?!难道就让柳清歌一个人去对付无厌子?我们何不干脆和幻花宫商讨,一起抓捕那贼人?!柳清歌不愿我们犯险,才故意破阵引来幻花宫人,你自己却在这里干什么!」齐清萋怒道。

魏清巍也道:「就是啊,沈师兄,要是有幻花宫襄助,可谓是如虎添翼,何况,问迹的指引显示目标不正在白露林深处吗?怎么什么也不说就答应他们住了一晚……」

沈清秋懒得解释,从床上跳起来,道:「我不相信他们。」

 

洛冰河道:「师尊,弟子相当担心柳师叔。虽不是质疑柳师叔的能力,可那无厌子据说一向狡诈,说不定会使什么计谋……」

就知道瞎操心你柳师叔!谁不知道你眼巴巴等着和你柳师叔学作糕点!

「他没你想得那么智硬。」沈清秋正色道,自己却也有些没底气。

「智……硬?这……是什么意思?」

洛冰河温和的脸上出现了“一脸懵逼.jpg”的表情,可沈清秋却无心为他解答了。

 

柳清歌此番行动,定是要自己将除去大患这BOSS级任务一肩扛下,为的就是不想众人涉险。

尤其是沈清秋。

无厌子的套路招招针对金丹修士,身怀金丹之人,虽能力较高,对上无厌子却比其他等级的修士更加危险,换言之,他摆明了练这邪功来对付岳清源和沈清秋。

目标之一的沈清秋送上门来,无厌子会放过吗?

 

他不知道,柳清歌想要保护他的念头,有多么强烈。

 

沈清秋这厢却是全然不同的心境。

 

柳巨巨虽聪明绝顶、天赋异禀,可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他不断想起原作中,柳清歌控制不了心魔,走火入魔枉死的描述──虽只是寥寥几笔带过,可当他与这个人真正相处之后、知晓了其中缘由之后,就无法平心面对,这段描述几乎变成了他的心魔,令他坐立难安。

 

谁知道这AVG有没有BE的?

系统让人心累。

 

洛冰河见他脸上一抹忧色,温言道:「师尊,若是担心柳师叔,不如……把印记闭锁,他便看不见指引了。」

沈清秋摇头:「不成,我们不明敌情,贸然关闭指引,若是令他反遭不测怎么办?」

 

「沈师伯,您能不能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阻止我去追逐兄长?」柳溟烟幽幽出声。

沈清秋:「因为我知道妳追不上了,贸然离开,只会令幻花宫人起疑。」

魏清巍就道:「沈师兄,你可否说明你到底是为何忌惮于幻花宫人?」

 

其实,他何止是忌惮,简直是吓成了鸡巴蛋。

原作中的沈九在幻花宫地牢被削成人彘,被黑化的洛冰河折腾了好一段时间才咽下最后一口气。而沈垣穿越到《狂傲仙魔途》后,自爆前的倒数第二站,就是因诬陷在幻花宫水牢被囚!说对幻花宫没有心理阴影,那绝B是唬人滴!

 

没等他回答,沈清秋的房间门突又“碰”地被踹开来,来人一收长腿,踩着摔落的门板,蹬蹬踏入房间。

这来势、这步履、这简单粗暴的登场方式,莫不是──

 

「柳清歌!」沈清秋失声道。

「你怎么回来了?!」齐清萋也道。

柳清歌拨开众人,往雕花圆凳一屁股坐下,一条手臂搁在桌面上,沈清秋看他脸色不善,想要替他倒茶,洛冰河却已经上前,抢在前面倒了满满一杯给他,双手奉上。

众人表情古怪起来。

这以为自己已经快要被闪瞎,却恍然发现自己在看一出家庭剧的感觉是啥?!

 

柳清歌一口干完,道:「悬丝问迹,没用!」

 

众人一片哗然,沈清秋心中大石瞬间放下,靠到桌边,接走柳清歌的茶杯,也给自己倒茶喝了。

 

他莫名地眉开眼笑:「没用啊?真没用?怎么个没用法?」

柳清歌瞋他一眼,淡淡道:「我顺着指引白光到了尽头,却连个人影也没见到。」

「什么?!」齐清萋脸色一变,掐指一算,又叫沈清秋关了指引,喃喃念咒,不一会儿,再次打开印记时,指引的光线仍然指着同样的一处。她道:「不好!」

「怎么了?」沈清秋道。

「悬丝问迹从来没有失手过,肯定是无厌子发现了我们在追查他,才被他使了什么障眼法逃掉了!」她道。

柳溟烟走近自家师父,与她耳语几句,师徒二人神色缓下来,齐清萋就道:「我和溟烟试试别的法子,可能得花几天时间,我们先告退了。」说罢,一个旋身就踏着门板走了出去。

 

「且慢!到底几天才成?!」沈清秋尔康手。他才不要在这瘆人的地方待呢!半天都嫌多!

「不会太久的,沈师伯尚且宽心。」柳溟烟答完,也尾随齐清萋留下的香风而去。

魏清巍后面跟着出去,房里就剩了柳沈洛三人。

 

「那我们呢?也等吗?」沈清秋苦道。

「不差那一时半会。」柳清歌答道。「总有办法找到他。」

柳清歌和沈清秋对视一眼,前者锁眉,后者抚扇,洛冰河则在一旁,好看的眼睛骤然一亮!

看他这样,沈清秋就会意过来:「柳师弟,我有一事相商。」

「讲。」

「你愿不愿意教……咳,我这不成材的徒弟作作甜品,互相交流、切磋厨艺一番?」

柳清歌突然跳起来,手中茶盏被掀飞出去,在地上摔成了碎渣,他蹬蹬退后两步,一抹薄红窜上头顶,好看的脸左右顾盼,生怕被谁听到似的,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

「什么甜品?什么厨艺?我不会!」

 

沈清秋和洛冰河心照不宣对视一眼,同时都领悟了对傲娇不能直球的道理,两人极力思考了好半晌,互相使眼色、互诿发言权,最终还是沈清秋瞪赢了。

 

「柳师叔……我方才在幻花宫中闲晃时,发现有个小厨房,老宫主说,我们可以自由出入且随意使用──」洛冰河优雅地作了个请的动作:「我见那厨房脏乱不堪,厨具胡乱放置,不知柳师叔能不能随冰河前往一观,好矫正她们的恶习。」

「厨子恶质,与我有何关系?!」柳清歌斥道。

洛冰河低眉顺眼道:「柳师叔一向气势非凡,要是您去了,她们便不敢造次,肯定更加倍努力工作,不敢偷懒了。再说了,师尊对吃食讲究得很,所以……」

讲到“所”字时,柳清歌已经化作白影掠到门口,用眼神要洛冰河跟上。

 

走前,洛冰河对沈清秋笑灿如花,表情彷佛在大肆邀功。

 

是你自己要学的,本该自己处理,关我什么事?!

要称赞,找你柳师叔去!

 

沈清秋收起扇子,想上床躺一会,却看到满地的瓷杯渣和被踢落的门板,不禁没了兴致,只好趁着被宫人发现前,赶快开溜省了解释的精力!

哪知道一出房门就见公仪萧那翩翩公子的气息消失殆尽,脸上眼睛嘴巴变成了三个大圈,兀自石化看着一地狼藉。

 

公仪萧脸上“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jpg”,变成了“我奋力而煞笔的阖上我的嘴.gif”,讷讷道:「沈仙师,有话好说,这样动手对大家都不好。」

 

话语虽委婉,却是带了责备之意。

 

沈清秋望天咆哮:柳巨巨,我怎么就背了你的锅──!!这要是传出去,苍穹山派非被脑补成战斗民族不可啊──!!

 

他实在无奈,柳清歌和洛冰河一个修真界霸主、一个原魔界少主,过去两方争斗互殴也就算了,没想到就连和谐的相处,他也要受害啊?!

这叫什么事儿!!!!

 

不玩啦!!!!

 


下篇(20)

评论(19)
热度(104)
2016-08-05